澳洲幸运8开奖助手|澳洲幸运8历史记录|
第三中文网 > 军史小说 > 诗与刀 > 第二百五十八章 还不习惯的名士徐文远(4200)

第二百五十八章 还不习惯的名士徐文远(4200)

    一代新人换旧人,徐杰初来京城的时候,认真算一下,将近两年前了。

    如今的徐杰,进士也中了,官都当了好几个月了。

    再看京城里的这些文人士子,徐杰慢慢也?#34892;?#38754;生了。昔日那些徐杰面熟的文人,要么中了进士当了官,天南地北。要么也寻了门路有了正事,开始认真做事做人,等待下一次的春闱。

    其中大多数人,还是回乡了。因为在这京城里,如果没有官职、没有差事正事,生活成本实在高得吓人,便是租住房屋的费用,也是不菲,对于大多数本非出身?#36824;?#20043;家的士子而言,并不那么负担得起。

    文人,其实是最要面子的群体,最愿意打肿脸充胖子的群体,昔日那些名楼里的顾客,十个有八个是打肿脸充的胖子,身无多少财产,却也必须花重金在名楼花魁间流连,这般的交际活动,也是无可奈何,也是求一份门路。

    但是人不可能一直打肿脸充胖子,不可能一直流连于风月场所,所以如今遇仙楼里的这些人,徐杰就觉得?#34892;?#38754;生了,京城不比别的地方,京城永远汇聚了天下各地之人,一茬又一茬。

    对于楚江秋这般的人而言,这种情况,大概也是习惯了。一个花魁能在这京城里站稳脚跟,不被人欺辱,其实也与这些一茬又一茬的文人士子有关。

    这些文人士子,对于这些花魁大家的尊重,也不是没有理由的,这些花魁大家可不只是平台,更是门路。

    人们从来不会小看女人的力量,不说解冰,就如楚江秋这般,昔日的士子,而今的官员,如青年名士,缉事厂?#23500;?#20351;徐杰,就可以说是楚江秋的门路,甚至徐杰还欠了楚江秋的人情。这可不是一个外地入京的士子可以比的。

    所?#38405;?#20123;花魁大家的妈妈,其实也不可小觑,说不定朝中哪个大佬,十几二十年前,就是她们的入幕之宾,也欠着她们的人情,走门路办些小事,亦或者简单引荐一些人,对她们来说并不难。

    这些道理,徐杰在此时方才明?#20303;?#36825;也是为何如摘星楼遇仙楼这种地方,举办诗会之时,总能有大人物到场的原因,兴许不一定是这个当红花魁的面子,而是?#19979;?#22920;的面子。

    若是将来,解冰与楚江秋也当了?#19979;?#22920;,徐杰与梁伯庸之流兴许成了朝廷大佬,大概也还是这么一个关系。

    徐杰就这么坐在门口?#21592;?#30340;桌案里,看着最头前处的楚江秋,唱了几曲文远词,然后便是在座诸人更显神通。

    楚江秋初时并未发现徐杰,也是徐杰并未如何注目去看,反倒多与徐狗儿细细而语。

    徐狗儿自然是夸,人似乎天生对于音乐都有鉴赏能力,人类这个物种,不论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不论文化如?#20116;?#24322;,文明如何有别。野蛮人也好,文明人也罢,只有一个东西是共通的,那就是音乐,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的人类,兴许他们造不出车轮,打造不了金属,但是一定有音乐。

    而且全世界的音乐,风格虽然有区别,但是本质是一样的,都是五十赫兹左右的声音,都是享受这个频率的声音。所以音乐才能不?#31181;肿濉?#25991;化互相传播。

    而且音乐的表?#20013;?#24335;,也只有三种,后世称为管弦,古代称为丝竹,再加一个打击乐。丝,琴、琵琶等,都为丝、弦。二胡为胡琴,自然是胡人传来的,也是丝。

    笛、箫、唢呐等为竹,或者管。打击乐,如鼓,或者编钟,缶等等。

    全世界所有的乐器,不外乎如此,即便是后来发展出来的钢琴,其实也是丝、弦。以按键控制?#23500;?#25171;不同的弦发音。

    今日不是什么隆重宴会,只是平常会客。待得楚江秋发现徐杰之时,一曲而罢,便起了身,竟然走下了小台,慢步往徐杰走来。

    徐杰见得楚江秋下台走了过来,也?#34892;?#24847;外,也站了起来。

    众人不明所以,看着楚江秋往门口走去,皆是注目而视。

    便看楚江秋近前一福,说道:“徐公子来了,却不出声,实在怠慢了,见?#38534;!?br/>
    徐杰与楚江秋,两人不能?#20992;?#20040;相熟,但是自从上次徐杰有求上门,带走了不少歌舞伎之后,便也算得上是熟人了。

    这自然是徐杰欠的人情,当初的徐杰,可没有面子从这遇仙楼花钱带走那么多歌舞伎,能做成此事,自然是楚江秋的面子。所以徐杰也恭敬答道:“楚大家有礼!”

    楚江秋笑了笑,又是一福,问了一句:“奴家近来听闻徐公子已然是一衙主官,想来公务极为繁忙,到遇仙楼来,必是?#21069;?#29261;劳形甚苦,不知公子想听何曲,奴家为公子一一奏来。”

    唐人刘禹锡有骈文《陋室铭》,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说的是一?#32959;?#27714;,没有那些宴会的烦扰,没有公务的奔忙。

    徐杰本无所谓,楚江秋愿意唱什么便听什么,此时楚江秋当面问了,徐杰本也准备说上一句随意之类,但也知道这么回答就?#34892;?#36807;于不把楚江秋的面子当回事了,便答道:?#25226;?#20851;三叠,可好?”

    ”公子且坐小饮,奴家这就给公子奏曲。?#20843;?#23436;楚江秋又是一礼,然后转头往小台而回。

    本是奏琵琶的楚江秋,搬上了桌案,琴声已起。楚江秋的琴,显然比那江映云的琴要好上不少,琴音通透。

    只是在场之人多少?#34892;?#19981;快了,徐公子他们是不认识的,《阳关三叠》是成曲,并非词牌,而且是和缓久长之乐,这些?#35828;?#36935;仙楼这般的地方,本就花费不菲,求的就是个文才之名,听个《阳关三叠》,就好似徐杰占了这些人出名的机会一般。

    好在这些人也听到了楚江秋说徐杰是一衙之主官,身份地位不同,便也不会真的有人把这份不爽快说出来。

    但是众人打量着徐杰的时候,看得徐杰面庞,却又如何也难以相信这么一个比在场之人?#23478;?#24180;轻的少年,会是一衙主官。京城里的一衙主官,至少三品。这么年轻的三品,怎么可能?

    疑惑,亦或者是惊讶。便也有交?#26041;?#32819;。

    “那位徐公子,诸位?#19978;?#29087;?”

    左右之人摇摇头。

    便听又问:“可听说过哪个衙门的主官如此年轻?”

    左右还是摇头。也是这京城里,还真没有六品的单独衙门。

    忽然问话之人自己恍然大悟一番,抬?#31181;?#20102;指桌案上的报纸。

    众人连忙?#23637;?#21435;看,头版抬头的三个大字:缉事厂。

    京城衙门何其多,三省六部,大理?#38534;?#24481;史台、枢密院、翰林院、开封府衙、学政……等等,数不胜数,如果不是最近这些事情,如果不是报纸,何人会想得起还有个什么缉事厂。

    几人互相对视,脱口而出:“缉事厂徐文远!”

    待得众人都恍然大悟了,再转头,打量的眼神越发仔细,仔细看看这个缉事厂?#23500;?#20351;是个何等模样,到底是何人竟然敢与李家刀兵相见,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徐文远能文武双全。

    兴许这些人?#34892;?#22833;望,失望徐杰的模样,除了周正一些,别无独特之处。既看不出来忠肝义胆的方正,也看不出文才斐然的潇洒。

    如?#36153;?#27491;?#21069;悖?#20570;派正直,脸也生得方正,看起来就是个刚正不阿的模样。如吴伯?#38405;前悖?#20570;派不羁,人也自带一种潇洒的气度。相由心生,大多如此。

    此时?#36824;?#21313;九岁的徐杰,都还不具备。徐杰有的是怒目一瞪的狠厉。怒目不出,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凡的气势。

    徐杰自然不知道那些打量自己的人?#34892;?#22833;望,只知道刚才热烈的气氛,随着一曲《阳光三叠》之后,忽然不那么热烈了。连带诗词都少了。

    兴许也是这些人知道,今日徐文远当面,本来准备拿出来?#24187;?#24778;人的诗词,不免要藏一下,最好是下次再给出来,万一徐文远兴致一起,出一曲大作,比较之下,自己好不容?#33258;?#20986;来的好词,就这么埋没了。

    徐杰,好似两三年间,当真就有了个名士的架势。

    徐杰兴许做了恶人,让这些人钱花了,目的还达不到。

    一旁的徐狗儿,还说了一句:“少爷,你不写一曲吗?”

    徐狗儿话语一出,引得所有人都回头来看,一脸的紧张。

    徐杰看得这些紧张的表情,先是诧异,然后好似也明白过来,随后摇摇头说道:“今日不写了。”

    徐杰如今,兴许?#32454;?#19982;谢昉?#36153;?#27491;之流去交流诗文了,而不是在这般场合去争锋。

    徐杰话语一处,便看那头前众人面色一松,许多人好似又开始提笔了。

    只是台上一曲而罢的楚江秋,脸上的落寞掩藏不住。

    片刻之后,台上唱了一曲《摸鱼儿》,唱完之后,楚江秋开口在夸。

    那《摸鱼儿》的作者,也频频回头来看徐杰,显然不是?#23601;?#20043;类,兴许是希望徐杰也能开口?#33778;?#19968;二,如此对他来说就是名声。

    只是徐杰还未习惯这种角色,第一时间没有明白那人频频回头的意思。

    待得徐杰转念想来的时候,忽然也想起了昔日在大江,徐杰自己在?#36153;?#27491;卫夫子面前,若是写了什么东西,也是这般频?#31561;?#30475;?#36153;?#27491;卫夫子等人,一脸的期盼与希望。

    只是待得徐杰明白过来的时候,已然是下一曲了。

    下一曲《如梦令》,也?#23567;?#24518;仙姿》,一曲而罢,作者又是回头来看徐杰。

    这回徐杰是明白了,想说点什么去评价,却又一时之间组不出什么词句,徐杰还真没有习惯这么一个身份,脑中开始回忆着昔日吴伯言、吴仲书、?#36153;?#27491;等人是用一些什么话语?#33778;?#20182;人诗词的,想从中学习一下。

    评价诗词,也是?#24187;偶际酰?#19981;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是褒是贬,是赞是批。如何褒得不让人信服,如何贬得让人不怒。都是?#38469;酰?#32780;不是那么随口去说,随口去说,褒得别人不服,贬得别人也不服,都是尴尬。毕竟文无第一,想要做一个权威,当真要些技巧。

    想来想去,这事情徐杰此时知道自己大概是作不来这种事情了,也罢,不言不语就是。

    如此不言不语,让徐杰这个在青楼里出名的年轻名士,看起来多少?#34892;?#24618;异。

    徐杰提笔,也写了一曲《如梦令》,没有与人争锋的意思,只是因为看到了楚江秋脸上的落寞,觉得?#32454;?#36865;上一曲。

    这曲《如梦令》,也不是徐杰现场而作,李清照的大作,最为适?#21523;?#23376;,如此词文: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31383;?#20043;后放了许久,并?#27492;?#21040;头前,甚至有小厮见得徐杰面前有词,已然到得身边等候了许久,却也不见徐杰把词给这小厮送上去。

    一直待得梁伯庸从楼上下来,到得小厅,春意满脸与徐杰落座了片刻之后,两人相约回衙,徐杰方才叫来身边等候许久的小厮,叮嘱道:“把此词送与楚大家,待得今日宴会散了再给她。”

    小厮一脸不解,却也不敢多问,?#24248;?#35789;之后,放才怀中,便看徐杰起身往台前微微一礼,出门而去。

    楚江秋自然也看到了徐杰给小厮的词文,却又见小厮并不呈?#20384;矗?#20415;招了招手,这回轮到小厮纠结犹豫了。

    小厮又不敢不上前去,唯有走到楚江秋身边,轻声说了一语:“小姐,徐公子交代,说等宴会散了,再把词文交给小姐。”

    只是楚江秋明显?#34892;?#30528;急,说道:“快快拿来与我看看。“

    小厮闻言无法,从怀中取了出来,交给了楚江秋。楚江秋看得片刻,显然是合乎心意的。

    女人读诗词,与男人的口味显然是不一样的。男人读那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23567;?#35273;得畅快非常。

    女人,好似天生就?#19981;?#23547;寻觅觅凄凄?#20063;?#25114;戚,天生就?#19981;?#26080;?#36828;郎?#35199;楼。女人,天生?#19981;?#35328;情,不论是什么样的情,只要言得哭哭啼啼才能搔到痒处,好似都用共鸣一般。

    又唱《如梦令》。

    徐杰已?#25442;?#20102;衙门。

    翌日大早,衙门大门还未打开,就有人前来敲门,门外一架马?#25285;?#20960;个人恭恭敬敬站在门外等候守门之人去通报徐杰。

    因为?#30340;?#26377;一个女子,名叫江映云,显然是有人把这江映云赎了身,大早就送到了缉事厂门口。

    这就是徐杰想的瞌睡中来的枕头,显然不单单是为了节省一万八千两的银子那么简单。

    只是?#30340;?#30340;江映云,正在哭哭啼啼,哭得伤?#21738;?#36807;,哭得泪眼婆娑死去活来。因为她知道自己是被枢密院李家赎了身,从此与梁伯庸算是有缘无分了,从此与自己的情郎再也不能相见了。

本文网址:http://www.edielb.tw/book/112/112906/38698949.html,?#21482;没?#35831;浏览:http://m.d3zww.com/112_112906/38698949.html享受更?#32982;?#30340;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澳洲幸运8开奖助手
娱乐平台注册免费送金 广西快乐双彩三区走势图 福建11选5走势图一定牛手机版 足彩4场进球球队来自 k1彩票首页 辽宁快乐12遗漏 长春麻将口诀 31选7开奘结果规矩 重庆幸运农场玩法说明 今天内蒙古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