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8开奖助手|澳洲幸运8历史记录|
第三中文网 > 军史小说 > 诗与刀 > 落幕(四)子孙万代?#24149;?#19994;

落幕(四)子孙万代?#24149;?#19994;

    徐杰?#31449;?#36824;是与遥粘蒙?#24405;?#20102;这?#24187;妗?br/>
    一个简?#23376;?#24080;之内,两人相对而坐,别无旁人。

    徐杰身后,便是那高耸的兀剌海城,城墙之下,还有无数尸山血海。城墙之内,大华强军几万。

    遥粘蒙德身后,还有室韦几万大军。

    两人就坐在这万军之?#23567;?br/>
    却是一时之间,相对无言。

    最好还是徐杰打破了沉默,开口说道:“大可汗准备回去了?”

    遥粘蒙德点点头:“回去了,回去让族人们生养子孙。”

    “大可汗有生之年,可是还想一战?”徐杰问道。

    遥粘蒙德毫不掩饰答道:“你会比?#19968;?#24471;久,我之子孙,皆不如你。我若不战,他们更不能战。”

    徐杰皱着眉头想了想,忽然抬手指了指西北方向,说道:“大可汗,有时候啊,?#26412;终?#36855;,这个世间,天大地大。”

    遥粘蒙德问道:“太师所言?#25105;猓俊?br/>
    徐杰慢慢从怀中掏出一物,羊皮制作,然后摊开在地上,说道:“岂不闻这世间广大,花剌子模,?#22238;?#31561;?#20800;俊?br/>
    “花剌子模我知,不如你大华富庶。至于?#22238;剩?#21738;里还有?#22238;?”遥粘蒙德说道。

    徐杰指着摊开的羊皮,说道:“花剌子模在这里,?#22238;?#22312;这里,土地?#39280;郑?#20877;往西,还有更多土地?#39280;?#20043;地。那里的人,有人信安拉,有人信耶稣。你去那里吧,绝对不会让你失望。金银满?#20800;?#22900;隶无数,要什么有什么。”

    遥粘蒙德此时才发?#20013;?#26480;拿出的是一份地图,墨迹新鲜,显然是刚画出来不久。遥粘蒙德看了看地图,又抬头看了看徐杰,沉默了片刻。

    徐杰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遥粘蒙德盯着地图。

    过得片刻,遥粘蒙德才开口:“太?#35835;恕!?br/>
    “以室韦之马蹄,这世间哪里还有远?#20800;俊?#24464;杰说道。

    遥粘蒙德闻言点点头,说道:“一去数年。”

    徐杰答道:“子孙万代?#24149;?#19994;。”

    遥粘蒙德忽然抬头看向徐杰,一字一句:“我不信你。我若远走,家该如何?”

    徐杰笑了笑,笑得极为真诚:“你若西征,我将在大同开边贸,兵刃,铠?#31069;?#24339;弩箭矢,一应之物,我皆可卖与你。”

    遥粘蒙德闻言问道:“此言当真?你不怕我有了这些,再引兵南下?”

    “当真,你往西,我下海。如此一言为定。”徐杰严肃非常。

    室韦人西征,本就是徐杰知道的历史中必然的事情。徐杰是真想引?#23478;?#31896;蒙德西征,去中亚,去欧洲。室韦铁蹄踏过,皆成火海。

    徐杰也是真的要把重心?#26049;?#20986;海之上了,徐杰已经要放眼全世界。草原人在冷兵器时代,对于中原王朝来说是一个难以解决的大问题,灭了这个,还有那个,灭?#22235;?#20010;,还有其他。

    与其如此,还不如各干各的事情,让遥粘蒙德去踏一片火海,徐杰则按照自己的计划,按部就班。

    如今真正大权在握的徐杰,脑中免不得有几个词汇,便是:“大航海”、“殖民”、“工业”。

    徐杰不怕室韦人如何坐大,当有一天,汉?#22235;?#30528;火枪,带着火炮的时候。再强大的铁骑,又能如何?

    徐杰倒是期待着室韦人如何踏出一片一片?#24149;?#28023;,这是徐杰愿意看到的事情。

    遥粘蒙德想了许久,还是摇了摇头说道:“?#19968;?#26159;不信你。”

    “这里,君?#21051;?#19969;堡,你若能到得这里,整个世界都会在你脚下颤?#19969;!?#24464;杰再说一语。

    “这里有什么?”遥粘蒙德问道。

    “这里有你要的一切,你想要什么,这里就有什么。”徐杰认认真真说道,双眼里皆是真诚。这里当真有遥粘蒙德要的一?#23567;?br/>
    “我要室韦也能有万万子孙,这里?#26032;穡俊?#36965;粘蒙德忽然也极其严肃起来。

    徐杰郑重其事答道:“有,你若真能到这里,室韦别说万万子孙,几万万也生养得起了。”

    “?#19968;?#26159;放心不下这个大草原。”遥粘蒙德再一次表达了对徐杰的不信任,但是表达得委婉了一些。

    徐杰点头说道:“我不久就会?#26538;?#22238;乡。”

    ?#25353;枪伲俊?#36965;粘蒙德一脸震惊,依照草原人的想法,如今的徐杰,那就是汉?#35828;幕?#24093;了。虽然徐杰还未篡位,但是徐杰一定会做篡位的事情。

    因为草原人一定会这么做。

    “对,?#26538;佟!?#24464;杰点头。

    “你不怕死?”遥粘蒙德觉得徐杰当真在?#24178;怠?#22914;今的徐杰,?#26538;?#20284;乎就代表了死。

    “?#26131;?#26377;死不了的办法。”徐杰答道。

    遥粘蒙德忽然笑了出来:“你若?#26538;?#20102;,我就信?#22235;恪!?br/>
    “哈哈……大可汗,拭目以待。”徐杰答道。

    遥粘蒙德已然起身:“那就拭目以待,就此别过。待得?#26538;伲?#22823;同开了边贸,我便西征而去。”

    徐杰忽然冷冷说道:“大可汗可别有其他想法,官位与?#36965;?#20104;取予求之物而已。我可看着大可汗。”

    遥粘蒙德听得出徐杰的威胁之意,笑了笑,答道:“你最好别骗?#36965;?#37027;个什么君?#21051;?#19969;堡,最好有我需要的一?#23567;!?br/>
    说完遥粘蒙德已走。

    徐杰?#19981;兀?#19981;仅回了兀剌海城,还往京城而回。

    江南血刀堂,不知从什么时候开?#36857;?#38376;口上的那块牌匾忽然换了,上面写着几个字:四洋五洲集团公司。

    也不知什么时候,杭州、京城、大江,甚至边镇大同,全国各地都有了一个“大华钱庄”。一个能汇兑全国的钱庄,势力之大,亘古?#20174;小?br/>
    钱庄里发行的银票,叫作宝钞,能在全国各地?#24576;山?#38134;与铜钱。

    杭州湾,大船开始杨帆起航,上面的汉子,精良的甲胄与兵刃,带着一?#24597;?#22842;的?#27169;?#36208;向了海洋。

    当朝太师徐杰,?#26538;?#19981;做了,这是震惊全国的大事。至于梁伯庸升任尚书左仆射的事情,倒算不得什么了。

    所有人都在议论着?#26538;?#19981;做的徐太师。有人说皇帝无情,飞鸟尽良弓藏。有人说楚王大义,急流勇退,做了一个闲散王爷也不错。

    骂着皇帝无情的文人士子,许多都是读着徐杰的《三字经》长大的小年轻们,一次次上书朝廷,要朝廷把徐太师请回来,让徐太师继续治军理政。

    甚至聚众请命,声势浩大。这些自小读着徐杰写的书,听着徐杰打?#22374;?#20107;的小年轻,当真热血非常。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36857;?#25991;人开始流行配刀剑了,自从汉唐以下,这个风俗不知缺失了多少年,如今又再一次流行起来。好似读书人舞不出几个剑花,都不好意思见人。

    此时的徐杰,却埋头在培训着会计,大华钱庄,不知道内情的人多以为是朝廷的产业,实则就是徐杰的产业,所以培训会计的事情,也是徐杰亲力亲为,这么大?#24149;?#20817;银行,需要太多太多专业?#24149;?#35745;。

    组建这个钱庄,那是徐杰知道金融权的威力。用金融控制一个国家的事情,徐杰见过太多太多。发行货?#36965;?#30475;起来只是为了商业发展的需要,其实货?#19994;?#20102;最后,作用可不仅仅是汇兑这么简单。

    这才是徐杰的杀手锏。

    皇帝夏文,终于又了一点当皇帝的乐趣了,朝堂之上,再也不用那么谨小慎微,开始主动发表自己的意见。

    只是当夏文看着满朝重?#36857;?#20381;旧还是有一种无力之?#23567;?#36825;些重?#36857;?#20284;乎哪个都与徐杰有千丝万缕的关系。?#34892;?#26480;的好友,?#34892;?#26480;的党羽,甚至?#34892;?#26480;的股东,?#34892;?#26480;的合伙人。

    大华钱庄也好,四海五洲集团也罢。似乎绑上了无数人的利益。

    回到后宫的夏文,也是极其无力,十岁以上的儿女,不见一人。如今徐杰连夏文的女儿也要招到凤池山去上学。

    凤池山上的书?#28023;?#21462;名叫做帝国大学。前来报考求学的学子,带着一颗炙热的?#27169;?#26377;同情徐杰的,有仰慕徐杰的,大江城里的客栈,到处都住得满满当当。

    以往兴许也是这些学子,私下里不知多少次诟病过徐杰,说徐杰十有?#21496;?#29436;子野?#27169;?#35828;徐杰十有?#21496;?#26159;那司马昭之心。

    待得徐杰?#26538;?#20043;时,陡然间徐杰似乎就成了圣人,堪比孔孟。立马让无数人同情敬佩有加。所以才有?#35828;?#29579;无情,所以才有了京城里的聚众请命。

    徐杰也就在帝国大学里培训会计,时不时也给学子们?#20185;?#20854;他课程,亲手编撰许多各式各样的书籍。

    到得晚间,徐杰还要处理着一份一份的情报公文,从全国各地而来,带着全国各地的消息。

    终于,徐杰收到了一份消息,遥粘蒙德经过两年多的准备,终于开始西征了,第一战便是花剌子模。

    徐杰长出一口大气,去信给梁伯庸,叫他竭尽全力支持室韦人西征,以往那些防备的手?#25105;?#21487;以稍稍减少一些,哪怕是床弩之物,也可以让室韦?#22235;?#39532;匹来换。

    安排好这些事情后,徐杰沿着长江而下,?#26174;?#20043;前他自己就想过出海去看看,但是他一直不?#20381;?#24320;。

    这一?#20800;?#23460;韦人已经去了花剌子模,遥远之地。徐杰当真准备出海看看了。

    (诗与刀,用了老祝满腔的文青。读者相对而言不那么多,但是老祝并不失望,反而有一种极大的满足。谢谢大家一路的陪伴!拜谢!)

本文网址:http://www.edielb.tw/book/112/112906/4551441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d3zww.com/112_112906/4551441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澳洲幸运8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