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8开奖助手|澳洲幸运8历史记录|
第三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毒宠小谋妃 > 第391章 半夜笛声

第391章 半夜笛声

    纪颜宁看着他这副呆呆的模样,真是忍俊不禁。

    过了好久才缓过来,她对容澈说道“你不必太过担?#27169;?#26082;然接了这个案子,?#19968;?#24110;你的。”

    容澈苦笑,说道“可我并不想让你卷入这件事来,太过危险。”

    “对于旁人来说是危险,但是对于我来说却不是。”纪颜宁说道,“其?#25285;一?#30495;的很想见?#37117;?#35782;这?#28552;?#25805;纵的人。”

    能将蛊毒之术运用到如此程度的人,就算不是个天才,但是也绝不简单。

    纪颜宁从小便被外祖父说过她在毒术方面的天赋非常人所能企及,学东西也比旁人要快,很多时候甚至都是无师自通,师兄们很羡慕她,但是她也很羡慕其他的师兄有旗?#21335;?#24403;的对手可以相互切磋。

    这是在某一方面天赋太高的孤独,祖父说过,其实有天赋的人并没有想象中少,只是很多人在年少的时候的天赋会被漫长的日子给磨平。

    因为没有对手,太过?#24405;牛?#25152;以会止步不前。

    ?#20999;?#21191;于探索,甚至在某一方面相当杰出的人,实在太少了。

    祖父和外祖父担心她?#19981;?#25104;为那样的人,所以便努力得磨着她的性子,让她戒骄戒躁,沉得下心来,所以她做常做的事情就是看书,无论是医术还是其他的书,也不管攥写者是谁,只要她有,便会看。

    这就是她连?#20999;?#24180;代久远的游记都能?#39029;?#26469;的缘故。

    看书也要有一种境界,将自己抽身事外,有自己的一套见解,并非顺着修纂者的意图被牵着走。

    不得不说,祖父和外祖父在她的身上花了太多的心思。

    容澈见她这般两眼放光的模样,心中倒是?#34892;?#32673;慕起那?#28552;?#20043;人,不过他能理解那种感受。

    就像是一个武功高强多年未曾遇到对手的人,突然看见了一个和自己实力相当的人,自然是会兴奋的。

    只是很?#19978;В?#20182;们处于对立的处境。

    这?#28552;?#20043;人身份若是曝光,被他拿到,必然不会让他继续活着。

    这场拿命在赌的对决,不知道谁才会更兴奋些。

    他只能将纪颜宁保护得更好,不要让?#28552;?#20043;人知道她会毒术,而?#19968;?#20250;解蛊毒。

    否则只怕?#20999;?#20154;就算付出任何代价都要对?#37117;?#39068;宁。

    纪颜宁让珍珠将府中所有的熏香都换成了她所配制?#21335;?#26009;,还给府中的侍卫全都配了一个香包,里面装着的是她亲自挑选的草药,就算是中了毒蛊,也不会轻易受控制。

    但是纪颜宁也很清楚,这种蛊虫难得,?#28552;?#30340;人不会太过轻易就用这样的办法来对付他们。

    那个被控制的收泔水的老?#22909;?#36807;多久就死了,死得极其的难看,全身都腐烂了,看起来让人作呕不?#36873;?br/>
    纪颜宁知道了消息,倒是去查探了尸体,得出的结论是那老汉身体里的蛊毒已经到了三个月,所以才会发作而亡。

    她原本以为这老汉是和?#20999;?#22763;兵一样,中毒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罢了,没想到这老汉早就被人下了毒,也就是说,那人早早就下定了计划,想要劫那新收来的官银。

    纪颜宁觉得?#20999;?#22763;兵也不能再等下去了,再多等些时候,士兵就越发的危险。

    “我想给?#20999;?#22763;兵解蛊毒。”纪颜宁将自己?#21335;?#27861;告诉了容澈。

    容澈眼眸微动,说道“我去安排。”

    因为知道衙门里?#24515;?#22904;,所以容澈不想暴?#37117;?#39068;宁会解蛊毒的事情,若是在?#21355;?#32473;?#20999;?#22763;兵解毒,必然就会让人发觉。

    所以他只能将?#20999;?#22763;兵带到隐秘的地方去治疗,让旁人无法知晓。

    纪颜宁看向了容澈,点?#35828;?#22836;,转头看了一眼那一具老汉的尸体,随即轻叹了一声。

    “怎么了?#20426;?#23481;澈问道。

    现在正是晚上,他们在并没有提?#26696;?#30693;贺璋便来到了义庄验尸,这里附近是?#20197;?#23703;,天黑的时候除了守着尸体的坡脚老汉,就没有旁人再?#22812;?#26469;了。

    四处除了野狗狂吠的声音,其他倒是安静地很。

    纪颜宁道“我在想,那劫走官银的人既然是如?#35828;?#32874;明,却将这样的事情花在了害人劫财上。若是?#32972;?#25105;手中无权无势,或许我?#19981;?#21464;成他这样冷血无情的人。”

    为了复仇,她大概真的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若是?#32972;?#22905;醒来之后,没有纪家的财富,没有定北侯府?#21335;?#21161;,也没有遇到元娇娇和容澈,她会不会就这样带着那满身的仇恨,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她知道自己是个很可怕的人。

    容澈牵着她的手走出了停尸房,说道“不会的。你就是你,即便是再差的处?#24120;?#19981;也都那样过来了吗?#20426;?br/>
    纪颜宁颔首,这世间有着太多的不确定,不过还好。

    她遇到了容澈,希望她的选择不再是错的。

    从恶臭的停尸房里走了出来,空气倒是好了许多,纪颜宁和容澈站在山脚下不远处吹了一会儿的冷风之后,终于将自己身上的味道给吹散了,这才缓缓地上了马车。

    天暗下来的黔州城格外的静谧,家?#19968;?#25143;都已经笼罩在睡梦之中的感觉。

    马蹄声?#32773;盞南?#36215;,在这夜空之中显得格外?#21335;?#20142;,纪颜宁觉得?#34892;?#32047;,在马?#36947;?#23601;靠在了容澈的肩膀上闭着眼睛休息。

    这两天她除?#35828;?#39321;就是在给他们做香包,所以倒是?#34892;?#32047;了,?#20999;?#25252;卫身上所带的都是她自己和珍珠亲手做出来的,自然话了好一阵功夫。

    马车停到了宅子面前,纪颜宁却在他肩膀上睡得?#34892;?#39321;甜。

    容澈低头看着她的睡眼,忍不住轻笑了一声,随即轻轻地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吻。

    “王爷……”飞鹰正要说话,就看见马车的帘子已经被掀开了,随即看见容澈抱着纪颜宁从马车上?#20219;?#22320;走了下来。

    看见自家王爷的眼神,飞鹰立马闭上了嘴,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去吵醒纪姑娘好了。

    容澈抱着纪颜宁,这个平日里看起来张?#29282;?#29226;的小?#23601;?#25265;起来却是十分的轻松,他甚至想早些将她娶进门了。

    不然总是心痒痒的。

    他抱着纪颜宁刚走进了院子里,突然就听到了一阵细细的笛声。

    这大晚上的,还有人吹笛子?

    纪颜宁的眼睛猛然睁开了。

    她发现自己在容澈的怀里,脸颊微微一红,随即说道“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

    容澈低头看见她已经醒了过来,双眼含笑,随即将她放了下来。

    他问道“你怎么醒了?#20426;?br/>
    他倒是觉得自己的动作不大,刚刚下马车的时候都没?#36873;?br/>
    纪颜宁说道“你听,是不是有笛声?#20426;?br/>
    容澈颔首,不用纪颜宁说,他刚才也听到了,如今听纪颜宁说起,他倒是想起了之前纪颜宁说过的话。

    想要操控?#20999;?#20013;蛊毒的人,大多用的是?#21046;鰲?br/>
    容澈道“飞鹰。”

    飞鹰从外面走了进来,朝着容澈行礼道“王爷有何吩咐?#20426;?br/>
    “带几个人去寻那笛声的来源。”容澈说道。

    飞鹰应了一声“是?#20445;?#38543;即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纪颜宁提起了裙摆往自己的房间里快步走了过去,容澈跟了上前。

    看见纪颜宁和容澈回来了,珍珠高?#35828;?#19978;前,还未等她说话,纪颜宁就道“上次我看见书房里有把古琴,?#39029;?#26469;给我,快!”

    珍珠一怔,立马回过神来,朝着书房里小跑了过去,没多久就抱着古琴出来了。

    纪颜宁接过了这把古琴,随即走在阁楼高处的亭子上,将古琴?#26049;?#20102;桌子上。

    容澈和珍珠站在一旁,随即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但是看着她这副认真的模样,倒是没有上前打扰。

    纪颜宁努力让自己心绪平稳下来,刚才的困意在听到笛声的时候瞬间消散了过去。

    因为这是那个?#28552;?#25805;纵的人开始出手了。

    纪颜宁伸出手,缓缓地开?#20960;?#29748;,旋律从她的指尖里跳跃出来,悠悠地在这寂静的夜空里荡漾着,像风一样吹散在这座城的每个角落里。

    整个黔州?#21069;?#38745;不已,只有一笛声一琴声相互交错。

    不远处坐在一处高墙上的黑衣人挺直地立着,手中握着一只白色的长笛,悠悠地吹着曲子,那曲子听起来尤为的诡异,特别在这黑夜之中,让有的人头疼不?#36873;?br/>
    但是很快,他听到了从远处传来的琴声,眸子倒是?#34892;?#19981;可思议,只是他并未停下,继续吹奏着他的曲子。

    纪颜宁手中的琴音由原来的舒缓已经变得越来越激扬,指尖不断地调动着,却似乎没有给人躁动不安的感觉,也未曾吵醒熟睡之中的人。

    笛声和琴音交错,纪颜宁沉浸在自己琴艺之中,眸子一凛,手指在琴弦上猛然扫过,琴声也戛然而止。

    整座黔州城突然之间?#21482;?#22797;了安静,只是容澈的耳畔还?#32769;?#20572;留在她那依然回荡的琴声。

    立在墙上的人也停了下来,他收起了笛子,目光看着不远处正打算靠近自己的人,从墙上一跃而下,随即消失在这黑夜之?#23567;?br/>
    纪颜宁轻呼了一口气,随即扭动了一下子自己手指的关节,从?#39318;?#19978;站了起来。

    。

本文网址:http://www.edielb.tw/book/159/159891/4847653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d3zww.com/159_159891/4847653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澳洲幸运8开奖助手
雷速体育视频直播 一只股票分析全面分析论文 腾讯分分彩开奖号码列表 宿迁彩票大奖得主 极速飞艇 dnf哪个职业赚钱最快 陕西11选5基本走势图表 四不像一肖中特马 上海时时彩开奖走势图百度百度贴吧 吉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