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8开奖助手|澳洲幸运8历史记录|
第三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毒宠小谋妃 > 第382章 想试一次

第382章 想试一次

    绿芜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整个人都恹恹的,眼眶也红红的。

    她半躺在自己的床上,抱着被子,心里有一股说不出来的难受。

    秋月看着她这副模样,问道:“绿芜,你这是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绿芜没有吱声,只是把头埋进了被窝里,一声不吭。

    看见她这般动作,秋月想着自己和她在一个屋檐下,又都是伺候着小姐的,自然不能不管,随即上前问道:“你到?#33258;?#20040;了?”

    绿芜甩开了她的手,一副十分委屈的模样,对秋月哭诉道:“刚才我伺候小姐在吃饭的时候,王爷居然说?#39029;?#24471;丑。”

    秋?#32511;?#21040;她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最近微微一抽,她安稳绿芜道:“其?#30340;?#38271;得不丑,只是暄王殿下那是见过世面的,听闻那长安?#34987;?#26080;比,自然会有不少的美人,王爷见得多了,再?#27425;?#20204;这些乡?#25226;?#22836;定然是?#24202;?#19978;眼的。更何况那时在小姐面前,难不成王爷还能夸旁的人女人长得好看?”

    她不安?#28982;?#22909;,这么一说,绿芜只觉得自己更受打击了。

    秋?#24405;?#32493;说道:“那远的不说,你看看咱小姐,长得像个天仙似的,哪里是我们能比得上的。我们就连比那莺儿姐姐都差得远呢,所以王爷有此一说也不足为奇,但是在普通人里,你?#20011;?#38271;得不错了。”

    听到秋月这么说,绿芜的心里复杂得很。

    她以前总是觉得自个长得好看,又识字,做事利索,自然不能和寻常的丫鬟想比,可是到了大小姐的身边,她觉得自己做得?#23545;?#19981;够,大小姐的要求远比自己想得要严格许多。

    平日里大小姐让她和秋月留在身边,不过都是做些?#21482;?#32610;了,?#34892;?#20107;情自己做不好,大小姐便不想用她们,反倒是亲自去做,这样下来,她和秋月都很有紧迫感,很想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得更好。

    只是这样她觉得太累了,直到她看到了暄王。

    不得不说,暄王真的是她见过长得最好看的男人了,性格温和体贴,明明身份如此尊贵,对大小姐却是百依百顺。

    这样的男人,世间能有几个女人不动心呢?

    她想着,跟在大小姐的身边做得更好,说不定哪一天王爷看上自己,抬个姨娘什么的,以后当半个主子那是最好。

    然而她想得一切,都被王爷一句“长得太丑”所打败了。

    绿芜只觉得伤心不已,哭诉道:“就算是长得没有大小姐好看,他也不能说?#39029;?#24471;丑啊!”

    秋月?#24187;?#30333;她为何会如此介意, 她们是奴婢,王爷身份尊贵,说她一两句又不能少一块肉。

    只是看着绿芜这般伤心,她又不能这般说,只能安慰她说道:“别放在心上就是,我们好好伺候小姐,小姐定然不会亏待我们的!”

    绿芜轻哼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只是她心中还是难过不已。

    王爷?#24202;?#19978;自己,觉得自己长得丑,那她是不是就没有机会?

    因为哭了一个晚上,第二?#31456;?#33436;醒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恹恹的,一副哭肿了眼睛的模样,更是没有了精神。

    秋月看见她这般,说道:“你这个样子,要怎么去小姐面前伺候?”

    绿芜低着头,找了些水粉掩饰自己的眼睛,可是无论怎么弄,看起来都怪怪的。

    秋月道:“罢了,你先歇着,若是小姐问起来,我就说你身子不适。”

    绿芜道:“今晚就是除夕夜了,我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和小姐说身子不适?”

    这太不吉利了,只怕会?#20040;?#23567;姐不悦。

    秋月道:“总之小姐没问起,你就好好在外面做其他的活,我去伺候小姐便是。”

    绿芜点?#35828;?#22836;,随即下去给小姐准备洗漱的东西。

    纪颜宁每日起得很早,即便是冬日,都要早起练箭和武功,练的不多,但是身边总要有人伺候着。

    临近中午的时候,绿芜在院子里正打算去厨房催促,突然就看见了走进院子的暄王容澈。

    她突然就想起了昨日容澈那句略带嫌弃的话,心里倒很不是滋味。

    不过她倒是听进去了秋月的一句话,昨日是在大小姐面前,王爷再怎么样也不能当着小姐的面夸旁的女人。

    她以前在其他的府中做过活,都是被女主人嫌长?#27809;?#19981;错,所以不能留在府中为由被卖了出来。

    那些男人大多数都口是心非,人前一套背后一套,她倒是想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丑到让王爷?#24202;?#19978;。

    她手中还抱?#25490;?#23376;,眼眸微动,随即从旁边小跑了出来,假装一副很忙的模样,低头便朝着容澈的方向小跑了过去,快要到容澈跟前的时候,假装?#25490;?#20102;,整个人朝着容澈的方向倒了过去。

    按这个倒下的动作,她应该能够成功倒在王爷的怀里。

    到时候就看他到底会不会有所感觉!

    “啊——”

    正当她想着可以倒在容澈怀里的时候,整个人却扑了个空!

    就这样硬生生地摔倒在地上,脸都朝着下面,鼻子和脑袋被磕到生疼!

    容澈看着朝自己而来的人影,下意识地躲到了一旁,看见绿芜倒在自己的面前,目光?#34892;?#27867;冷。

    飞鹰开口道:“你这丫鬟,怎么回事?”

    绿芜感觉全身都摔得疼?#24202;?#24050;,听到飞鹰的问话,这才缓缓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眸子里?#34892;?#27867;红,抬?#25151;?#21521;了容澈,可怜楚楚地说道:“对不起王爷,奴婢不是故意的,只是刚才走路太快不小心扭伤了脚!”

    她低头咬唇,显得可怜又无助。

    容澈紧蹙起了眉头,目光冷淡地看着她,没有说话,随即朝着纪颜宁的房间走了过去。

    绿芜见容澈就这般无视自己,刚想开口?#30333;。?#21364;生生被憋住了。

    她是真的摔得格外的疼,然而地上还冷得很,她只能爬起来揉了揉自己的手和脚,额头上磕得不轻,刚换的新衣服也弄得脏兮兮的,发髻也?#34892;?#20081;了。

    她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只能默默地回了房间里。

    她换了一身衣服,又梳洗了一遍,给自己擦了药膏,半躺在床上觉得心塞不已。

    等到秋月过来叫自己的时候,她才惊觉自己在床上?#20011;?#36538;了一个多时辰。

    “你这又是怎么了?”秋月问道,“小姐让你过去呢!”

    绿芜微微一怔,随即道:“小姐找我做什么?”

    秋月同情地看了绿芜一眼,说道:“这你得问你自己做了什么,王爷刚才去*的时候,跟小姐说你这个丫鬟要不得。”

    听到秋月的话,绿芜整个脑袋像是被雷电击中一遍轰隆直响!

    王爷居然对小姐说自己不好?

    秋月说道:“小姐现在正让你过去呢,你赶紧去解释解释!”

    绿芜一下子从床上爬了起来,整理仪容,这才往纪颜宁的房间里走了过去。

    她走进纪颜宁房间的时候,里面只有纪颜宁一个人,暄王并不在。

    绿芜松了一口气,随即上前行礼道:“小姐,您找奴婢?”

    纪颜宁放下了手中的书,看向了绿芜。

    她将手边的一?#24597;?#36523;契递上前,说道:“这是提前送你的新年礼物。”

    绿芜微微一怔,看到那?#24597;?#36523;契,?#34892;?#24778;诧地抬?#25151;?#30528;大小姐。

    她低头道:“小姐这是不要奴婢了吗?”

    纪颜宁淡淡地说道:“你自己应该很清楚。”

    绿芜抬?#25151;?#30528;大小姐,咬唇道:“奴?#23621;?#38045;,不知道小姐指的是什么?”

    除了今日早上的事情,她自认为自己掩饰的很好才是,更何况自己又没有做其他的事情,早上更是连暄王都没有碰到。

    还未等纪颜宁开口,绿芜又道:“是不是莺儿姐姐说奴婢的不是?#31185;?#23454;莺儿姐姐误会了,奴婢觉得没?#24515;?#26679;的心思……还是暄王嫌弃奴婢今日太笨了,差点就撞到他了,奴婢真不是故意的,只是不小心扭伤了脚而已!求小姐相?#25490;?#23138;!”

    看见她辩解,纪颜宁只是冷眼瞧着,一时沉默下来。

    绿芜看着纪颜宁的这幅神色,心中突然?#34892;?#24528;忑不安起来。

    纪颜宁开口道:“还给你卖身契,是看在你这些日子做?#27809;?#19981;错的份上,你若是不愿,我便让柯管事将你领回去。”

    绿芜看着纪颜宁,一时?#34892;?#20026;难。

    许多丫鬟想要赎身,都不知道要攒多久的钱,现在大小姐自己给出了卖身契,?#20011;?#26159;很仁义了。

    若是让柯管事将她领走,还不知道要去做什么?#21482;?#25110;者是被再卖出去也说不准。

    可是她还仍是?#34892;?#19981;?#24066;模?#25260;?#25151;?#30528;纪颜宁,问道:“奴婢只是想求个明白,为何大小姐这般对我?”

    纪颜宁蹙眉,说道:“我是主子还是你主子?你这又是以什么身份来质问我?我做事向来凭内?#21335;?#22909;而定,就算是没有任何理由,只要?#20063;?#39640;兴,随时可以将你再发卖出去!”

    绿芜还是第一次看见这般冷下脸的大小姐,心中一蹬,低着头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心里仍是不服。

    纪颜宁道:“我向?#24202;幌不?#19968;个?#24202;?#28165;自己身份的人,莺儿未曾说过你的坏话,不过我自己有眼睛。至于为什么,你自己也很清楚不是吗?”

本文网址:http://www.edielb.tw/book/159/159891/48476535.html,?#21482;没?#35831;浏览:http://m.d3zww.com/159_159891/4847653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澳洲幸运8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