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8开奖助手|澳洲幸运8历史记录|
第三中文网 > 军史小说 > 大宋猛虎 > 第四百七十章 北京的金山上光芒照四方(六千,多写了一些,来晚了)

第四百七十章 北京的金山上光芒照四方(六千,多写了一些,来晚了)

    从归义城去燕京,要过涿州,过良乡,过宛平。

    但是并不需要路过城池,意思就是一路上再也没有了关隘,燕云十六州,虽然已经不是完全的平原了,但是依旧还是地势平坦的地区。

    以前所有人只想着宋在面对辽的时候,北方没有地形的阻碍,没有防线。其实反过来想,有燕云十六州的辽国,面对宋的时候,其?#30340;?#26041;也是没有防线的。只是以前的宋,从赵光义之后就一直处于守势,从来都没有攻势了。

    沿路有涿州一座大城,良乡与宛平两座小城,但是?#21183;?#37117;不需要,也不想在这三座城池上浪费时间,更知道这三座城池里面并没有什么军队,也不会对自己造成什么威胁。

    斜阳将落未落的时候,?#21183;?#23601;再一次看到?#22235;?#24231;燕京大城。

    再一次来到这里,?#21183;?#24182;没有一种熟悉之感,哪怕之前?#21183;?#23601;把这座城池转了遍,这回再来,心中依旧有一种陌生之?#23567;?br/>
    ?#36335;?#35273;得今日再看这城墙,比之前看过的要高了许多。当然,这只是?#21183;?#20869;心中的感觉而已,这座燕京城其实没有任何变化。

    城墙高?#23454;?#26377;些压迫人,给?#21183;?#30340;内心带来的更多的担忧,城墙上的旗帜迎风在飘,城墙上人头攒动,到处都是往城外指指点点的?#30452;邸?br/>
    ?#21183;?#38754;对的是南城,他知道这座城池有内外两城,还知道城门内有很大的瓮城。若是这座城池之内此时有十几二十万兵马,就会给人带来一种绝望之感,哪怕?#21183;?#24102;着百万大军到这里,只要辽人一心守城,百万大军都难?#38405;?#20309;。

    ?#21183;?#27809;有百万人马,只有两万五千人,再加不满一千的女真骑兵。

    但是城内,也没有十几二十万的守军,想来也只有两三万人。

    局势对谁都不利。

    埋锅造饭,各处放斥候出去,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伐木。

    打仗与伐木,永远都是分不开的,不论什么军队,打的什么仗,亦或者在哪里打仗,伐木永远是一支军队最新要做的工作。

    扎营寨,造长梯,烧火做饭,打造阻挡马蹄与简易防线的拒马,造其他军械之物。?#23601;?#27704;远都是主角,伐木是一支军队的必备技能。

    燕京城内出去求援的人,已经派出去了,为了万无一失,求援的马队派出去了三支,就是怕求援之人被半路拦截了。燕京城此时能求援的地方,自然是滦州,刚刚派过去的十万大军,立马就得调回来救援燕京。

    还?#20889;?#21457;?#20570;?#30340;辽国?#23454;?#32822;律洪基,正在皇城大殿之中开口?#39318;怕?#26397;文武“宋?#23435;?#20309;敢以两万多军队攻我大辽?谁给朕说个明?#31069;俊?br/>
    耶律乙辛一脸愤怒开口说道“宋人这是找死,陛下不必担忧,燕云有我十几万大军,一定教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宋人死无葬身之地,要教南朝后悔今日所为!”

    耶律洪基一直站在高台之上,坐北朝南,抬手遥指远方,怒道“此战过后,朕要打到汴梁去,朕要南朝半壁江山,才能平心头之怒。”

    “臣等定会让陛下达成所愿!”耶律乙辛是在配合着?#23454;郟?#20063;是他自己怒不可遏,两万多人,就敢轻启战端,就敢开两国之战,与其说这是找死,不如说是那宋人完全没有把他这个南院枢密使放在眼中,没有把他麾下的几十万大军放在眼?#23567;?br/>
    耶律乙辛也知道自己的危机来了,在他刚刚上?#25991;?#38498;枢密使不久的这个时候,地盘里先是起了劫掠州府的十万大贼,?#30452;?#23435;人打了个措手不及,这件事情如果不能解决好,他兴许?#19981;?#27515;无葬身之地。

    ?#23454;?#32822;律洪基的怒火,在这一番对话之中平息了一些,开口问了一句“萧德让,那萧扈果真投敌了?”

    败军之将萧德让连忙战战兢兢上前来答“陛下,虽然此?#38405;?#26159;宋狗?#21183;?#25152;言,但是臣觉?#20040;耸?#24517;然是真,否则末将又岂能轻易中了宋狗的奸计?”

    萧德让显然必须这么说,因为这么说了,才能给自己的失败找到借口,?#27809;实?#24179;息对自己的愤怒,否则他也怕自己活不了多久了。两万多人,被几千宋人打得丢盔弃?#31069;?#22914;何也说不过去,中计了,也就说得过去了。为什么中计?因为萧扈投敌了,所以萧扈传来了假消息,才让他毫无防备中了?#21183;?#30340;埋伏。

    耶律洪基想得一想,觉得女婿萧德让说得有些道理,正要开口,耶律乙辛却先开口了“陛下,臣觉?#20040;耸?#26377;蹊?#21361;?#35201;说萧扈投敌,总要有个理由才是,我契丹兵强马壮,披甲百万,国运昌隆,又岂是南朝可比?萧扈本是我契丹人,没有理由会叛我强辽而投弱宋。”

    萧德让连忙说道“许是他贪恋钱财,南朝别的没有,就是钱多,十万百万贯的,还有美女佳人,让萧扈生了投敌之心。”

    耶律乙辛又道“也不对,就算他萧扈要投敌,岂能独自一人去投?他在燕京,可还有一家老小,儿子好几个,难道都不要了?”

    萧德让说不过,便道“枢密使,若不是萧扈投敌,那也是他在被宋人威胁之下做出了叛国之举,否则,我岂能在他的亲信知会之下,带着大军去接收什么一千多车的财物?若不是如此毫无防备临时应战,连弓弩都未带几支,又岂会如此惨败?在我看来,那萧扈几番使宋,只怕早早之前就被宋人?#31456;?#20102;。兴许宋人?#20197;?#36825;个时候开战,便是早已知晓了燕京城兵力空虚,宋人如?#25991;?#21450;时知晓?#32824;?#30340;?难道不是有人告诉他们的吗?”

    萧德让这话就说得在理了,反正就是萧扈骗了他,不骗他,就没有这场失败。至于萧扈是不是被人骗了,他管不着,连敌人是来打仗的还是来送礼的,他萧扈都?#30452;?#19981;出来吗?而且大战之后,萧扈与他身边一百多号护卫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一点消息都没有了,不是投敌是什么?

    耶律乙辛皱眉在想,也想?#24187;?#30333;这个道理,更何况那天的事情,还真是萧扈派亲信来通知的,萧扈派的两个亲信可都还在,这两人百般笃定出燕京城的时候一切如常。

    上午派出来的亲信来通知多派人手去河边接收一千多?#25377;?#29289;,中午就在巨马河北岸开战了。这事情,怎么解释都有些难以说通。

    耶律乙辛一愣神的功夫,?#23454;?#32822;律洪基便已怒道“来?#22235;牛?#25226;萧扈一家老小全部捉拿,斩杀殆尽,如这般断脊之犬,叛国之狗,?#27604;?#19990;人都知晓他的下场!看看天下还有哪个敢叛国投敌!”

    ?#30333;?#26088;!”萧德让得令之后,哪里还等,拱手就出门而去,他兴许真的把自己打败仗的原因都归结在萧扈投敌之上了。

    耶律乙辛总觉得这件事情不对劲,但是木已成舟,萧德让已然领命而去。他唯有开口一语“陛下,大敌当前,斩杀之事当缓一缓,若是在这个时候斩杀萧扈一家百十口人,怕是惹得城内人心惶惶,此时最?#27809;?#26159;先行保密不外传,待?#29467;说?#20043;后再来清算。”

    “这般狗贼,此时不杀,更待何时?”耶律洪基哪里还管得这些。

    耶律乙辛已然无法,他是担心在这种时候,忽然爆出朝廷重臣叛国投敌的事情,会打击城内军民的抗敌之心。

    耶律乙辛的担忧是有道理的。在这个时候,哪怕是把萧扈当成英勇就义的典型来宣传,激起军民的愤慨,也好过把萧扈当做叛国投敌来宣扬。

    但是作为?#23454;?#30340;耶律洪基愤怒太甚,没有办法了。

    耶律乙辛也唯有不再多说。

    当然,也如耶律乙?#20102;?#24819;,这种事情在大战之前爆出来,是真要打击军民之心的,甚至还会造成各种流言到处泛滥。

    比如,萧扈把朝廷大军引进了宋人的埋伏圈,致使朝廷十几万大军一败涂地,只能困守燕京城。

    萧扈把朝廷的攻防图都给了宋人。

    萧扈把进城的密道给了宋人。

    萧扈甚至早?#35328;?#22478;中安排了接应的人马,到时候里应外合之下,就会一举打破燕京。

    有这么多各种各样的流言,自然是燕京城内真的有一批?#23435;?#24656;天下不?#36965;?#26377;那么一批人真的想看到宋军打破燕京城池。

    为何?

    很简单,因为不论哪个时代,总有对朝廷不满的人,总有异见份子。

    这些流言之所以在萧扈投敌之事爆发出来之后,立马就甚嚣尘上,更因为这燕京城本就是汉人聚居之地,这城内有几十万汉人,汉人多了,?#24187;?#23601;有一部?#20013;南?#25925;国的人。

    不过真要认真说,宋也并非燕云汉人的故国,还没有宋朝的时候,燕云就是辽国的地盘了。还是同一个民族,?#31449;?#36824;是会有凝聚力,天生的血?#25285;?#21738;怕过了一百多年,依旧还有一些割舍不断。

    ?#36797;?#22312;对待战争的胜负上,燕云的汉人与其他民族的态度是不一样的。哪怕是对于那些对宋并没有多少感情的汉人来说,辽国胜了,他们自然高兴,生活继续。

    但是辽国败了,这些对宋并没有多少感情的汉人,其实也并不会十分担心,因为他们都相信,自己的同胞打胜了,进了燕京城,应该也不会对本地汉人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日子应该依旧还能继续过下去。

    但也有一部分汉人会与契丹人站在一起,比如那些吃朝廷饭而家大业大的,?#21482;?#32773;本身就在朝廷当官的家族,还有靠着官府朝廷吃饭?#32536;没?#19981;错的汉人。

    这里面最?#20889;?#34920;性的就是燕京城外有良田万顷的韩才清韩老爷子,他在知道宋军要兵临城下的第一时刻,就带着家中的几百心腹进城了,甚至给家中这些人都发了兵器,大概是要与城池共存亡的态度。

    类似韩才清这种人,还不少。燕京城内,越是混得好的汉人,就越会与辽人一条心,这是毋庸置疑的。越是底层的汉人,自然态度越暧昧一些。但是其中又还有一道关?#25285;?#22312;城市里,往往底层的人都是依靠着上层的人生活的,也就是说上层的人会对下层的人有一定的控制力。

    就如流言可以满城风雨,却并没有几个汉人真的会想着要拿命去里应外合迎接宋军入城。

    以上大概就是燕云汉人对于辽宋两国态度的一个整体写照了。

    而城外的?#21183;媯?#27491;在紧皱眉头思虑着,他还在纠结于怎么解决眼前的困?#22330;?#20877;等天一亮,这城到底是攻还是不攻?

    这也是个大问题,因为?#21183;?#40638;下人手不多,能用在城墙上消耗的士卒不多。

    攻城,对于?#21183;?#32780;言好像就是赌博一样,有可能胜,也有可能败。

    ?#21183;?#22312;想着能不能有一个更好的办法,最好是先不用攻城的办法,不用赌博就是最好不过的。

    在一种焦虑中,?#21183;?#22312;自己临时的中军大帐里,踱步不止。

    他一会儿看着地图发呆,一会儿站在门口看着哪座巨大的城池发呆。

    他甚至脑中不断去回忆自己以往的?#19988;洌?#21548;过的战争故事。

    比如,有人把河道掘开,引洪水淹城池。但是燕京城附近,好像并没有这么大的河流。

    有人挖地道入城,?#21183;?#27809;有这么多时间来做这件事,而且挖地道也并非真的就是能破城的办法。

    想破?#22235;?#34955;的?#21183;媯?#29978;至想着如果自己?#20889;?#39764;导师刘秀?#21069;?#30340;绝技,能抬手召唤一场流星雨就好了。

    ……

    想着想着,?#21183;?#20877;次在一种紧张的思绪中一夜未眠。

    东边的朝阳初起,?#21183;?#29978;至喃喃自嘲一语“?#21387;?#37027;些做大事的人会经常失眠……难道真得修仙才能打胜仗?”

    却是话音?#31456;洌势?#30475;着那朝阳,忽然想起了一个人,一个经常以弱胜强的军事大师,北京的金山上光芒照四方的人,北京太祖,姓毛。

    此时?#21183;?#23601;在燕京,也就是后世的北京。这位大师,最擅长的一种战法就是围点打援。

    所谓围点打援,就是围而不攻,不?#19979;?#20239;敌人的援军,把敌人的援军都消灭了,这个点自然就崩溃了。

    想到这里,?#21183;?#19968;夜未眠的疲惫陡然消失一空,兴奋不已。

    之前一直想着一定要在援军来之前把燕京城打破,想了整整一夜,想得?#21183;?#33041;袋?#23478;?#28856;了,此时的?#21183;?#24573;然醍醐灌顶,豁然开朗。

    燕京城是有援军,十来天之内就会回来,但是这支援军显然是必须要回来的,这支援军是被动的,是暂时没有自己的指挥权的,他们唯一的目的就是要赶到燕京城来救援。

    把这支援军消灭了,一切就解决了。否则就算今天能打下燕京城,转过头来,还要面对敌人十万大军的反攻,那个时候,这十万大军反倒是有主动权的,而?#21183;?#23601;会变成被动的那一方。

    与其这般,还不如趁着这十万大军完全没有主动权的时候,想办法去把他们消灭。若是?#21183;?#28040;灭了这十万大军,那这燕京城里的?#23454;?#33258;然就坐不住了,为了?#23454;?#30340;安全,所有人都不敢再把?#23454;?#25918;在燕京城里去面对一场胜负难料的战争。

    ?#23454;?#22914;果一走,就是临阵脱逃,还?#20889;?#36133;在前之势,这座燕京城就真的自动瓦解了。

    “对对对!?#22791;势?#20852;奋得连说了几个对字。连忙转头又进了营帐之内,提笔赶紧写信。

    信写给在滦州的狄咏,一个计策已然在?#21183;?#24515;中酝酿出来了,不过还得让狄咏配合。

    唯有两边配合,?#21183;?#25165;能达成所愿。

    写好信,?#21183;?#22823;喊“周?#20445;?#21608;侗。”

    周侗?#26432;?#20837;内,还来不及说话,?#21183;?#24050;经开口“你带一队人立马把这封信送到滦州去,一定要交到狄?#35282;?#25163;,越快越好。”

    周侗接过?#21183;?#21018;刚?#27809;?#28422;封好的信件,看着?#21183;?#30340;表情,也知道事关重大,答道“便是死,我?#19981;?#25226;这封信交道狄?#35282;?#25163;。”

    “放心,死不了,等你快马赶到的时候,十万辽军应该正在收拾军械营?#39318;?#22791;回燕京了,想来进城不难,你一定要再次叮嘱狄咏,一定按照我安排的行事,哪怕……哪怕麻牛麾下之人全部死光了,也要把我说的事情做成。?#22791;势?#38754;色狠厉无比。

    周?#20415;?#20102;愣,答道“是!”

    “去吧。”

    周侗拿着信,带着二三十号轻骑,已然?#26432;?#24448;东而去。

    不得多久,安排好军?#20889;?#23567;事情的狄青走进了大帐,他已然做好了大战之前的准备,甲胄在身,长枪在手,准备身先士卒,搏命一战了,生死有命,胜负在天。

    却见营帐里的?#21183;?#27491;在?#37117;住?br/>
    狄青开口“道坚,将士们埋锅造饭,只等吃了饭,就准备上阵攻城了。”

    ?#21183;?#25670;摆手,说道“让将士们继续打造长梯,做好防备,今日不攻城,我要?#20154;?#19968;觉。”

    “啊?”狄青不解,着急疑问“道坚,时不我待啊,此时不抓紧时间攻城,待得辽人大军回援,一切皆休。”

    ?#21183;?#26159;真的已经疲惫不堪,甲?#34892;?#23436;,就往坐榻上去趟,被子也盖上了,说道“狄大爷,放心,我心中已然有万全之策,待我睡完一觉,起来与你细说。”

    话音?#31456;洌势?#30340;呼噜声?#25512;?#26469;了。

    听得?#21183;?#30340;呼噜声,狄青是一头雾水,又急不可耐,转头出帐,帐外还来了一批请战的军将,他们就等着?#21183;?#19979;令击?#26408;?#23558;的时候进中军来见。

    此时忽然听得狄青说今日不战了,也都是一头雾水。

    老狄青还是很有经验的,即便是不战,也?#34892;?#22810;事情要做,开始?#24895;?#20891;将各自做事。把四个门要堵住,还要派游骑来回巡逻城墙,避免城内走脱一个人出来,也是预警敌人万一的袭击。

    滦州城,此时正在大战连连,狄?#35282;?#33258;在城头,一刻也不曾下去。

    整个城池的建筑都被拆卸了一半,城墙之下到处都是熊熊大火。

    带着十万大军来攻打滦州的辽国北院枢密使耶律仁先也正在经历?#21183;?#26152;夜的纠结,滦州城不大,里面有一两万用命守城之人。

    小城难攻,而?#39029;?#20869;的人早好多天就做好了守城的准备,又正是大封文武百官的时候,?#31185;?#27491;旺。就算四边城墙围着打,一时半刻也攻不进去。

    耶律仁先也在想尽办法怎么打进去,想来想去,倒也就剩下最直接最?#34892;?#26368;保险的办法了,那就是拿人命去堆。

    拿人命去堆,堆他十天半个月,耶律仁先知道自己不会败,总能把这座城池堆下来。他也清楚的知道,别看城内有什么十万贼军,那都是乌合之众,能用命的,此时都在城头之上了,只要把这些人堆完,胜利就到手了。

    这个结局,其实狄咏心中也有数,他并不认为自己真能把这座孤城守住,他只期盼着?#21183;?#37027;边的事情顺利,不枉自己把敌人的主力引到这里来。

    但是狄咏还得不断给别人?#22856;?#27668;势,时不时有人立功了,有人勇猛了,立马奏请大燕?#23454;?#38491;下麻牛,立功就要封赏,封大官,赏金银,给女人。

    麻牛也是舍得,这还只是守城之战的第三天,就已经有人封国公了,祝东三天前还是卢龙知县,三天后就已经是滦国公了,女?#30001;?#36176;了几十个,钱财赏了两大?#25285;?#23553;地就在滦州,实打实的国公爷。

    再打几日,怕是王爵也要封几个出去了。

    还别说,这种手段还是挺奏效的,守城的将士,?#31185;?#36824;真不错。

    打了一天,打退了敌?#24605;?#27874;攻城,再入夜,狄咏依旧不下城头,亲自带人巡查四面城墙,安排一个个岗哨,以及明天守城的物资。

    忽然麻牛也上城头来了,找到了狄咏。

    两人一起站在西城,?#23545;?#30475;着十万大军连绵不断的灯火。

    “不知陛下寻臣所为何事?”狄咏在拜见?#23454;?#38491;下之后,先开口?#23454;饋?br/>
    麻牛看着远方,开口问了一句“狄相,你说打下安喜县城,就会与朕?#30340;?#30340;来历,却是那时候兵荒马乱一心作战,把这件事情忘却了,而今在滦州又苦战了好几日,今日朕终归还是忍不住了,想寻你问一问。”

    。

本文网址:http://www.edielb.tw/book/176/176307/57041571.html,?#21482;没?#35831;浏?#28291;篽ttp://m.d3zww.com/176_176307/5704157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21898;?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澳洲幸运8开奖助手
云南德宏麻将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手机版 网球比分网球探 新皇娱乐游戏 买体彩25选5 黑龙江11选5正好 时时彩开奖号码导出 青海十一选五今天奖号 五子棋终结者 曾有一座黑龙江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