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不变的星云> 起源 在人类科技所能探索的世界外,介于第三与第四维度之间,存在着的一片“世外桃源?#20445;?#21487;能是由于空间边界的摩擦,也可能是尘埃的汇聚,总之这座浮动的不明巨物已经在这个狭隘的空间里飘游了数亿年之久,它既遵循空间的轨道,也不遵循时间的流动,一直逍遥着,以自己的意愿,不停地活动着,也就是它,为荣耀的诞生贡献了一切。

宇宙不可能就这么点大,缝隙之外的世界绝不可能平静,在一群世外的高速光粒阴差阳错地窜进裂缝中后,难免的事情发生了,巨物被无规律“行驶”的光粒?#25830;?#20010;正着,随着“轰”的一声跨出维度的?#19981;?#22768;,巨物美妙的桃园生活被瞬间了结,破碎的组成物?#30452;?#20197;不同的速?#20154;?#25955;开来,有的冲入第四维度,有的则落入第三维度,也就是我们的世界,但是亿万年后我们都无法观测到的物体,亿万年前又会有谁知道呢?但在地球成型后,它所带来的一切又是不容小觑了,它所带去的力量,直接导致了三界力量的初步所形成,也就是神,魔,人的世界啦,但同时这也是一个混沌无章的世界……

&/div>

进程 当时所谓的魔,也就是如今魔种的祖爷爷辈啦,而当时的它们却也不像现在这般血腥与残暴,神魔之间可以友好往来,却都与人间隔着无法逾越的鸿沟,只好望而兴叹,这是一切极度繁荣的时代,或许,也是一个荒唐的时代吧。

神魔之间,又怎么会可能永?#24230;绱四兀?/p> 手中的本领越多,心里的欲望自然随之变大,虚心?#30001;?#30028;所得的魔法是暗藏和谐之中野心勃勃之人的眼中之物,它们终于在内心的意念驱地使下,杀死了过去的魔族首领,将一切神界魔法纷纷改化,尝试着以魔道之力去吞噬神界之力,从而获得新生的力量,无数被迷了心窍的魔在吞并了这根?#20037;?#26377;任何人试过的混沌之力,最终,整个魔界混乱一片,被力量所控制的魔不停地在魔界搜寻着幸免的同胞,而这极少部分的“?#20197;?#20799;”通过丢弃自己的力量强行通过人魔两界的通道,竭尽一切只为保护自己的?#36877;?#30340;意识。

它们是魔种最后的希望,也是人魔之间往来的开始,此时……

听闻此事发生的神界自然也已经乱为一团。第一,本界的魔法流传至已经失去?#36877;?#24847;识的“狂魔”手中,不知道会出什么乱子;第二,如果魔界从中又幻化出的新魔法如果波及到人界的?#22467;?#36825;无疑也将是自己所犯下的过错;第三,如果魔种的力量过于强大,撼动三界这种事也极有可能将会发生……

没有办法的办法事,抢在整个魔界全部沦陷之?#22467;?#25250;出还是正常的魔,保住魔族残余的本源智慧,再结合神,人界的技术,研究出解决这件事的答?#28014;?/p> 两界通道处,失去魔力的魔不断冲出,神界所汇聚的神圣之力直指要口,防?#36129;桓腥?#30340;魔混入,同时也扩宽通道,协助残魔逃脱,人界的圣贤之辈纷纷响应,促成了一场悲壮的救援场面……

深紫色的交界口,一时间被恐惧所充满,没有?#22235;?#21147;的它们,不知前路改如何走下去,但很快,这暂时的惶?#30452;?#23427;们所看到的场?#26696;?#38663;撼,那便是辉煌璀璨,如暗夜中的北斗星一般的绝世建筑——长安城

&/div>

过度——长安城 这是人界最?#34987;?#30340;地方,是任何人心中无法取代的天堂,长安长安,意味着长久的安宁,而这座?#34987;?#22823;都市也很争气,没有令人们失望,而是一直屹立在这片美丽的土地?#24076;却?#30528;人们的观摩与赞美。

岁月千秋,历经数代,它依然屹立不倒,只是蒙?#29421;?#21476;老的色彩,而当年的魔,也早已与这里的人们生活在一起啦,一切似乎又回到?#22235;?#20174;前的样子,并且神奇的是,长安居然能够汇集不同时空的人们,令人百思不解。

?#26263;?#22823;人,过去我的先祖会是什么样呢?”一个微微还带点稚嫩的童音轻轻问旁边的高个子道。

“这个嘛……”个子高一些的男子不禁淡淡一笑,学着他的声音一摊手:“我又怎么会知道呢?”

“哦——”他头上毛茸茸的大耳朵垂了下来,显然?#34892;?#22833;落的样子,?#26263;?#22823;人怎么同样?#19981;?#19981;知道呢?”说着玩起了?#31181;福?#19968;边玩又一边问“那有谁知道吗?”

?#21834;?#39640;个子没说?#22467;?#22240;为他也实在不知道,究竟还有谁知道那段历史,毕竟,就据他所知道的,那一切都早已是缥缈的想象与不切?#23548;?#30340;东西了,实在要他去说,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他只能选择沉默。

不过,现在的人们已经也能掌握起过去不曾想过的东西——魔道

之力,人魔的混血后代早已是牢记祖辈的教训,血的过错在心里根深蒂固,他们与人们一起交流魔道,其中也出现了一些对源力有极好领悟能力的人,能够掌控极强的爆发源力——“大河之剑天上来,”

这一时段,关于魔道的研究机构中,最最著名的那就是稷下学院啦,这个位于关外的神秘?#29004;粒?#27969;传着不竭的力量,他们有着传说中的天书(当然还是碎片啦),掌握着极强的魔道,甚至已经不属于当今(唐朝)所能够了解的,人界的日益强大必定会将与不断骚扰界边的狂魔有个了?#24076;?#36825;也是神界最期盼的,残魔所?#33125;?#35760;得的魔道之本也能够被再次启用,似乎结束这一切,将狂魔洗净的时刻就将到来的时候,一件没有想到的事情给了所有人带来措手不及的一击。

“界门出现不明异动,能量开?#25216;?#24230;不稳定,有类似混沌力颗粒。”——稷下学院的结界门边,一阵高昂的自动报警声直逼所有人的耳膜……

&/div>

过度——稷下学院 没有任何预兆,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毕竟,这么长的时间,千秋数代,?#28304;?#37027;段惨不忍睹的事件之后,沦陷的魔界一直很安分,没有搞出过什么乱子,通界口也一直很平静,虽然说时间是久了,但前辈所设的能量机关绝不会出现问题,也就是说,那一头是真的要?#33268;?#23376;!

具有与天齐寿之称的老先生捋着长而雪白的胡子,原本就小的眼睛现在更是眯成了一条缝,满脸的严肃让人看看也知道问题的?#29616;?#24615;了,“长夜要来了吗?……”

“夫?#27704;?#24072;,这到?#33258;?#20040;回事啊?”他身边的学生们都惊恐万分地你一言,我一语。“夫?#27704;?#24072;,是不是出大事了?#21073;俊?/p> “嗯……”浓密的胡须掩盖了夫子的神情,语气的低沉无疑是?#38553;?#20102;学生们的想法,而他的沉默更是使周围乱成了一锅粥。

“姜?#36132;?#22312;哪呢?”半顷之后他才缓缓道,语气中混杂着镇定与不安,“怎么没看着了?”

“不知道唉,是不是在书房里睡着啦?”一条蓝?#32043;?#38388;的鲲驮着一个睡意朦胧的青年缓缓“游”了过来。

“也罢,这又不是我们这两个仅?#36132;纷?#33021;解决的事情。”夫子摇了摇头,不禁叹息道:“把他叫来也没什么用啊……”

“这件事怎么会这么快到来啊……”青年也是不解,毕竟这一切都太突然了,根?#20037;?#26377;任何的预兆,实在是令他想破头却也没个所以然。

“夫?#27704;?#24072;,你快看!”学生们的惊叫声将这位年长到自己也不记得年龄的老者从迷茫中给拉了回来,“冥石!冥石开始颤动了!”

冥石是万年前的先祖辈用三界力量汇聚所形成的能量守护石,以魔界?#30475;?#33021;量为核心?#28304;空?#30340;魔种力量抵御兽化的混沌力量,不曾想经过万年的流失,结晶内所蕴含的能量早已衰弱过半,没了过去所拥有的强大力量,而这自然会直接在结界上体现出来,这正是异化魔种所期盼的——它们早已忍耐不住。

“嗡嗡……”冥石的表面放出一颗颗微小的淡黄色光粒,扩向四周,而本体的光线也随着光粒的飘散而逐渐变淡,像一个进入风残烛年的老人在做最后地颤抖,冥石下的祭?#25104;?#30340;符文也开始泛出点点微光,并不断?#20102;浮?#36825;一切,是稷下的人们?#28216;?#35265;过的。

“如果冥石无法抵挡住那一头的进攻,我们也必然会迎来再一次的战争,而稷下将会是第一战场,那时这里的一切一定都将会灰飞?#22530;稹?/p> “那怎么办?”青年终于睁开了朦胧的眼睛,盯着长者失神地问道:“如果稷下被毁,那么至少我们七八成的法术资料会全部丢失,那时我们将再也没有能力来?#24895;?#37027;群?#37096;?#30340;魔种!”

“唔……”长者又一次沉默下来,面对所有人的目光的问题,他是那么的感到无地自容,“哎…”

不禁心里长叹一声,“抱歉,?#36965;?#25105;也无能为力。”

一刹那,场面寂如死水,所有人都惊讶地互相对视着,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26263;?#31561;,或许我可以找到办法。”

&/div>

过度——天书 “夫?#27704;?#24072;,先不要着急。”一个极度沉稳的声音缓缓道,似乎有一种根?#20037;?#26377;将这一切放在眼里的感觉,“或许这里面会有记载。”

这人一边说着,一边?#39542;?#30528;头脑中的图形,空中变随之浮现出一个荧蓝色的不明符号,紧接着便有一些看起来破烂不堪的光片从中飘出,在他的面前相聚,形成一?#38745;腥?#30340;书本。

“天书……”夫?#21451;?#30555;一?#31890;?#22909;似是溺水的人发现了救命?#38745;?#19968;般,“?#22253;。?#36824;有天书嘛,看我这糊涂的!差点就误了大事!”

“嗯……”那人并没什么回应,只是又是手再一挥,天书便自然地打开,里面便呈现出一片甲骨文的祖先,但这人似乎并没有面露难色,而是很平常地翻阅着,偶尔微微皱眉,仅此而已。

“有吗?有记载吗?”夫子已经急不可耐了,他?#34892;?#28966;虑地问道

“别?#20445;?#37027;人敷衍一句,却仍目不转睛地盯着书上那一串串令旁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字符,读取后转化进大脑中飞速的思考。

“啪啦啦……?#20445;?#19968;?#24120;?#21448;是一?#24120;?#33639;光质的纸片在空中翩翩飞舞,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噗。”随着一声闷响,原本翻飞的纸业落了下来,他手一抹,敷平纸张,艰难地辨别起上面的字来,“这一页我看过,但文字实在是超出了我的理解能力太多。”他

终究还是摇摇头,合?#29421;?#27785;重的天书,“除非,除非……”

“除非什么?”夫子本也异常失望,但这句话又让他找到?#22235;?#22823;的希望。

“除非能够与神界互通,否则以我个人的能力是无法将它了解透的。”他说完,又马上再接了一句道:“但是,人神两界是无法串通的,还是循环原来的规律的,不是吗?”

没有人能够抵达神界,也没有神灵会强过界门来到人界。

“这么说,是只能靠我们自己了,?#26376;穡俊?#22827;?#30001;?#38899;低低地说。

?#20843;?#26159;吧,”他说着,侧脸看看正不断变?#26126;?#28129;的冥石,微微一震,“希望在冥石崩毁之?#22467;?#25105;们能够找到挽救的办法吧。”说罢,他随及转过身,一言不发地踏着碎步离去,只留下冥石前凝重的夫子与坐鲲少年,以及一片?#38706;?#30340;孩子们……

——稷下废墟

“群星浩瀚,望星之轨迹,晓天下之动”他没有回宿舍,而是径直去了陈旧的废墟,那是稷下的开始,有着那里最悠久的历史,也是稷下?#31354;?#26368;?#19981;度?#30340;地方,四周散布着倒塌的石柱与破碎的石块,泛着暗青色的光芒,似乎诉说着过去的辉?#20572;?#32780;岁月的冲击让过去这壮阔的一切粉碎在了这里。

“哗啦啦”天书再?#25569;?#24320;,直对着阴沉的天际,不断射出着精蓝色的光线,窜进层云之中,而他面前则随着光线一点点的窜入,形成出一个四维的星空,也可以理解为——第四维度。

他轻轻拨动着面前的星群,读取着来自星星们的信息,那是天空的眼睛,俯视着苍茫的大地,捕捉着异常的动静,而他就是借助于这令人惊叹的“天眼”能力,掌握着普天之下的一举一动,叙说着?#21543;?#22312;茅庐,心晓天下”

&/div>

过度——星云 望着着这不断运动的星云,他想看穿这一切,却无法知之甚多,不禁低叹一声,“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突然,掌上的星图微微一颤,所有的星都黯淡下来,唯独北斗除外,七星仍旧?#20102;?#19981;?#24076;?#32780;北极星更是比平时亮的更加明亮耀眼,好似明灯般为人们指引着前进的方向。

“北斗……”他连忙停止转动星图,摆摆手让它赶紧复原。随着它的慢慢旋转,他的心里大为一震——北斗所指的方向,不偏不及就是那边隐若在黄沙中的长安城。

“长安城!”他不禁地脱口而出,“原来方法就在长安城里!”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相信,这些天眼的指引。

“我知道啦,我马上就去!”

——长安城

离开稷下,他一贯的没有告知夫子,而是独自和着人群进入到车水马龙的长安城中,游览着这令人?#30772;?#30340;盛世?#34987;?#36825;里的时空是冗杂的,来自不同时代的人都汇集在这里。

“客官,您需要点什么?”随着他脚跨进店门,一个店小二马上笑着迎了上来,带着点滑稽腔问这个长相不俗的人道。

“哦,那就来一壶清酒和一碟?#19968;?#37221;吧。”他报之一笑,便登到二楼——这人山人海的地方令他?#34892;?#22823;汗淋漓,实在与稷下的清静相比差距实在太大,再?#36947;玻?#20182;也觉得自己应该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想想下一步该干什么。

“客官,您的点心和酒。”小二轻轻推开门,拍了拍还在?#20102;?#20013;的这位青年,“您慢用,小的先退下啦。”——“哦哦,嗯。”他这才缓过神来,点点头道。

所坐的窗外不仅仅只是一味的人群,还有一小亩青绿的荷塘在微风中晃动着,阵阵翠绿的波浪在中间四散,同时也带走了他烦闷的思绪与苦恼的心,并?#19968;?#36865;来了?#36877;?#19982;爽适——之前苦苦思索的东西似乎都不重要,他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把这亩“接天莲叶”看个透彻。

“踏踏……”正当他兴趣正浓时,门外极不和谐的脚步声引起了他的注意,——“小二!要一壶陈年老酒!”在一片吵嚷的人声中传出这么响亮的一声说道。

“唉,马上就来!”小二忙的不亦乐乎——生意太?#32654;病?/p> 他收回注意力,重新放回到那令人?#20806;?#30340;荷塘?#24076;?#21162;力的在思索着。

或许,他还是主动应该去这人来人往的城市中寻?#36965;?#32780;不是在这里?#21364;?#26041;法来找他。

可是,自己平时基本人不离稷下,除非是夫子一请二催促之后才会漫不经心的来这里?#26500;?#24736;一会,以他对长安的了解程度,可能不比这里的两岁小孩多多少。

这又让他从何下手?

最终,他终于坐起身,一口气将壶中剩余的清酒喝下肚,捋了捋自己的一袭深蓝色的长袍,略微思索一番,才推开房门,冲着在门口的小二招呼了一声:“小二哥,来收茶点钱。”

结算时,他的目光俯视着楼下的人群,深邃的目光中透露出无尽的迷惑“究竟是什么,能让人类在神魔两界?#28304;?#20081;时仍能稳定的发展?”

——“万物皆有所长。”

&/div>

过度 最终章 ——时空 他扶着刻花的沉木扶?#21482;?#27493;走下旋梯,踏着碎步缓缓迈出了酒馆——“客官,您慢走啊。”

“嗯,下次再来。”他回过头?#36877;?#20108;温和地笑笑道。说完,便汇入了赶集的人潮之中,蓝色的身影很快淹没在了不断晃动的人群中。

长安偌大异常,房屋也是如此高大,一时间想到随时将迎来的魔界亡灵,他望着这些毫不知情,仍旧有说?#34892;?#30340;人们,不禁心里一阵苦笑——?#26263;?#21040;魔界突?#24179;?#30028;,你们就真的要完了,怎么就这么呆瓜呢?”

头顶的骄阳愈发耀眼,好在长安四季如?#28023;?#25165;没让他一身湿透,这人挤人的地方实在是太热啦,就好似一幅“清明上河图?#20445;?#19981;,比那还要热闹,难免让人?#34892;?#29157;热,而他担心的不是这个——白天是没有办法接受到星云的信息的。

只有静静?#21364;?#22812;幕的降临,只有到那时侯,他才能通过天书与群星“交流?#20445;?#25110;许能从中在获取些有用的消息。

既然如此,那就先找个清静的地方静心?#21364;?#21543;,他心想着——

当夜幕笼罩住这座古城时,万?#19994;?#28779;亮起,反使它拥有比白昼更加璀璨的光华,在巨大辽阔的黑?#36129;尘?#30340;?#32784;?#19979;褶褶发光。

他正漫步至一片远离人流的休闲园林中,环顾四周,异常的平?#25830;?#20182;无比舒适。

“啪啦啦……”天书再?#25569;?#24320;,他的很快被一个微小的气场包围,空中浮动着荧蓝色的光芒快速飘动,好似一个小小的气流漩?#23567;?/p> “嗖——”光柱来回折射再次塑造出一个未曾见过的星云结构,是他没有见过的玩意,这令他对这个神秘的结构图充满了好奇。

拥有超智慧能力,以及凭借自己多年来对群星的了解,他对自己解读星云的秘密抱有很大的信心。

自己观星的能力就算是三岁小孩也都有所耳闻?#21073;?/p> 当天书收集完所有来自天空的指引后,便闭合消失在了空中,留下一个微微浮动的四维物在他的面前。

他不断地来回翻动着这个星云模?#20572;?#25918;大,放大,然后再以?#21543;?#24093;视角”去观看,可然没有从星云中找到任何与?#24179;?#26041;法有关系的信息……

——稷下学院

“冥石,要撑不住了吗?”夫子叹息着问道,“能试着把我们的力量供给它吗?否则我觉得它已经支撑不到等我们想出办法的时候就会碎成一片普通的石块。

“那就试?#22253;伞!?#23004;?#36132;?#26089;已赶来,望着夫子忧郁的?#25104;?#21518;说道

——保住冥石,可能自己会因为魔力耗光而化为雕像;保不住冥石,他也无法逃脱来自另一个世界的血洗。

总而言之,无论结果怎样,他都将迎来一个不好的结果,但既然身为稷下学院的三贤者之一,他根本不畏惧死亡,想到当年那么多先祖为结束战争献出生命,自己所做的又算什么呢?他很清楚——自己的责任就是不能辜负整个世界的期盼,“那就开始吧。?#36924;?#40114;青年轻轻地说道。

“簌簌——”一股包含三圣之力的强大能量撼动了整个稷下。

?#21834;?#32780;在长安城中的那个超智慧体后代在倾尽所有智慧能量后,睁开眼虚弱地吐出这么几个字:“跨越空间的时空门……”

那是一扇能够跨越时间与空间的秘密之门,除天书的一个极小的角落里含有它的资料外,所有关于这扇门的资料早已全部丢失,而他手中的天书本又记载不全……

能从数不清页数的天书中找出来,必然会使他的力量全部透支,但是,这或许也是人界的不幸中的万幸吧。

&/div>

时空门的记载 就是在稷下风波不断地时候,他动用全身的力量将天书几近每一个角落都扫视一遍后,才通过结合这一次性所知晓的较为完全的信息得知——星空所组成的?#21450;?#27491;对应的是隐藏在长安城之中的时空门,但惊喜的是,其本身的大小与启动方法,天书的残卷中都有所提到,每一部分都有残存的部分,但唯一可惜的,也是非常重要的是,时空门在长安城中的位置却不得而知。

偌大一个长安,又?#20040;?#21738;里下手呢?

?#21834;?#20182;望着无言的夜空,无言地思索着,而稷下所发生的一切,他还一无所知。

当他再想驱动天书时,刚开始运转能量,就“扑通”一声半跪下来——浑身上下早已几近没有力气

“唔。”他扶着一旁的灌木,支撑着自己虚弱的身体站了起来,一摇一晃地挪向了最近的一家朴素的?#33945;紓?#29616;在,他就止想好好睡上一觉,为明天寻找时空门的确切位置保存能量。

或许,等自己找到时空门,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夫子,他也一定会非常高兴的吧……

躺在床上后,疲惫不堪的诸葛亮终于一头栽进到梦乡中,昏睡过去。

——“?#20999;?#23376;哪去啦,这么大事怎么没还看到人?”夫子一边将能量输送给用魔力维持冥石能量的姜?#36132;罰?#19968;边咬着牙齿问道。

“不知道,白天就再没看到他啦,说不定又是在哪闲逛的忘记回来啦。?#36924;?#40114;青年一边运力,但也仍保持着微微的幽默道。

“唉……”夫子的眼睛黯淡下来,“这小子怎么总?#19981;?#22312;这种时候看不到人……”

整个稷下已经将所有的学生?#38450;耄?#21448;?#25351;?#22810;年前寂静的稷下如同一座冰冷的坟墓一般,过去的尘封的废墟似乎也感受到了来自世界那一段的震动,但也只能无可奈何地?#21364;?#30528;魔种的到来,似乎一切都像已经失去希望一般——超智慧体失踪,冥石危在旦夕,方法仍是未知

“天不生夫子,万古如长夜”

冥石在淡黄色的光芒包裹中不断?#20102;福?#33021;量的消散状态正慢慢减弱,明显没有之前那么强烈了,甚至还?#34892;?#36215;死回生”的模样,所放出的光芒还开始渐渐强烈起来。

“不错,我果然还是对的。”

夫子望着逐渐?#25351;?#30340;冥石?#34892;?#24471;意地说道。

“但愿它能多维持一段时间吧,谁知道我们这次供给的能量能支撑多久呢……”姜?#36132;纷?#20986;“回转式”中断能量输出,抬起骨架子一般的手抹了一把额头上密密的汗珠。

“那……但愿吧。”

——长安城

“看来是真的要出事了。”一片茂密的脆绿竹林中,一个青年凝视着手中的黑色棋子,让它不断地在阳光下折射出亮度不一的闪耀光芒,最后闭着眼对坐在对面的一个带着雪白的兔耳朵头饰的女孩缓缓说道。

但是女孩似乎一时没听懂他究竟在自言自语地说些什么,眨巴着眼睛问:“长安是要发生什么大事了吗?”

“唔……”他迟疑了一会,还是没有告诉她:“没什么事,你先去玩吧,我要再琢磨会儿围棋。”

“哦哦,好吧。”女孩歪着头瞧瞧他,点点头径直钻进竹林中,随着竹子一阵?#22303;?#30340;摇晃后便不见了踪?#22467;?#32780;此时——

那个一身蓝色的风度翩翩的青年来到长安城濒临城郊的一处高耸的山?#24459;希?#32780;在那里,恰巧可以俯视整个壮丽的长安……

&/div>

超智慧体的传承 他早已在清晨日出东山时,伴着声声鸡鸣,努力?#28216;?#26580;乡中爬了出来,回忆起昨晚的一切,感觉就像一场梦一样奇妙——失踪数万年的时空门,居然就在他附近!

但是,为什么如此景象炫丽的长安城中,会有如?#30636;?#20937;的一处无人问津之地呢?实在不能不令他心生疑问,脚下这片土地不知不觉便触动了超智慧体异常敏感的神经。

“这里发生过什么吗……”他抬头仰望着一望无际的?#25321;罰?#36825;里是长安城最接近天空的地方。

他本想再次调动体内的超智体源力,但才刚开始便一阵眩目,迫使他马上停止他的念头。

“唔……”他捂着额一个趔趄绊倒在地,望着左?#19968;?#21160;的天空,耀眼的阳光下他显得无比虚弱,他没办法只是刺眼的阳光,只好别过头侧脸看着这寸草不生的?#20137;ァ?/p> 白天他无法验证这里是否与时空门是否有关?#25285;?#20309;况自己现在如此虚弱,就算到了晚?#24076;?#33021;否顺利启动天书?#36744;?#37117;是一个未知数,他对自己现在的状态无比不满却又无可奈何,“也不知道夫子那儿现在怎么样,唉……”

——此时此刻,竹林中的青年站起身将棋盘上的黑白棋?#21448;?#19968;分好收回棋钵子,冲在竹林间时隐时现的女孩喊道:?#26114;美玻?#25105;们快回去吧,我估计应该有一位客人应该已经?#32676;?#22810;时啦……”

“啊?什么客人?”女孩听到他的声音,突然?#21448;?#26519;中“嗖”的一下出现在一把正在快速旋转的刻花的油纸伞处,?#25104;闲?#28385;疑问。

“嗯……”这个披着天蓝色披肩毯的青年自顾自地一笑,转过身去,慢悠悠地丢下一句:“反正你不认识……”

“我不认识?”女孩更加云里雾里,“我都不认识你还干嘛要我去?”她实在没看懂这?#19968;?#21040;底是想带她做什么去……

“爱去不去,反正我是要先去了。”青年漫不经心地说道,“那你自己玩去吧,回头见喽。”他收拾好棋,踏开井然?#34892;?#29983;长的竹子汇进林中小路,踏着由竹叶叠出的曲径,伴随一阵竹的清香而去。

“唉!等等我——”女孩抱着花色的油纸伞?#34892;?#22996;屈地追在后面喊道。

“?#32773;鍘?/p> ——他始终在这片荒凉的土地上打着转悠,“我到底该怎么样才能找到那门呢……”一时间他似乎又感到了前几日的迷茫。

山顶上被仓促的脚踏出一个接一个的脚印,这让本来就没有几根草的土地又失去了一小片绿色。

“唔……”他突然咬紧牙关,沉着脸用力地一锤手掌,猛然一睁眼,先出一?#34987;腥?#22823;悟的模样。随着他指尖在空中的摆动,画出另一个?#21450;福?#32039;接着他?#32043;律恚?#23558;手放到了冰凉的泥土上。

?#26114;?#21628;……”一阵阵气浪翻腾起来,他凭借着自己对超智慧科技的感应能力,一圈圈能量波不断散开,并逐渐扩向整个?#20137;ァ?/p> 他额间慢慢渗出点点汗珠,仅管只是将能量?#22836;牛?#36825;种不需要转化的使用方式不怎么耗力气,却仍使他?#34892;?#30130;惫不?#21834;?/p> 在那瞬时间,本是平稳的能量圈突然?#22303;?#19968;颤,他睁开眼——前方的能量波没有像其他方向那样均匀扩散开,而是在同一个位?#20040;?#20013;断。

他不禁浑身一个大大的激灵,居然真的找到它了!他连忙跌跌撞撞地跑过去,半跪在地?#24076;?#35302;摸着眼下这块与四周丝毫无异的土地,却分明从掌下感受到了似有似无的能量波动,他能够?#38553;ǎ?#36825;是属于超智慧文明的能量,不禁一阵暗暗的?#32769;?#33509;狂。

是的,这里的确隐藏着尘封万年之久的时空门……

&/div>

黄昏时分 他决定,今晚就要尝?#20113;?#21160;时空门!既然这是星图的指引,那么之后该如何做自然会由群星来?#20174;Α?/p> ——青年脚步异常轻快,顺着来时的小?#32439;?#25296;?#22812;?#20415;回到?#34987;?#30340;城街里来,“快一点,别慢慢吞吞的哦。”

?#26114;擼?#22899;孩撅着嘴,扭过头去,“你就不知道慢一点吗?”说着满脸的老大不服气。

“哦,我的错,行吧?”男孩显得更加成熟些,没有去与她饶舌,淡淡一笑:“好好,我错啦,这还不行吗?”他看着女孩小有委屈的脸庞,安抚地说道。

女孩偏过头,斜着眼睛学着他慢悠悠的调子说道:“行啊。”便摇摇花伞,“你去见那位客人吧,我就不去啦。”说完便飘逸地一转身混入到人群中消失不见喽……

“唉……”青年无奈地笑着摇头,喃喃低语:“长这么大,结果还是这么调皮”

——稷下学院

“这么多天没个消息,也不知道?#20999;?#23376;在搞什么鬼……”夫子望着?#25351;?#20102;些生机的冥石,似乎从中看到他?#20999;?#39640;傲的脸一般,一个劲的念叨着。

“他?#20040;?#20063;是超智慧体的后代,做出与不符合一般人逻辑的事也是正常的。”姜?#36132;?#25288;着须插道,“没准他已经找到办法啦。”

“希望你是对的……”夫子看着在一?#28304;?#30457;的庄周,又继续看着姜?#36132;?#36947;:“我可不希望他的精神还没离开梦?#24120;?#32905;体就已经离开人?#31867;丁?/p> ——夜幕再?#35859;?#20020;,自己呆在长安城的日?#21448;?#23574;一算,也已经有三天之久,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冥石是否成功抵御了这次强烈的异界波动,因为这直接关系着解决计划还是否有必要行动,如果冥石破碎,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纯属徒劳——魔种会在人类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以无法让人?#20174;?#30340;速度吞掉整个荣耀大陆。

不过照目前来看,稷下那边的情况似乎并没有那么糟,因为他非常清楚——如果冥石爆裂,稷下那边作为交界口,自然会爆起一阵无比巨大的能量波,而照目前来看,似乎还是比较安详的,所以照他看来应该没事吧……

现在只等晚上他的能量再回复一些,结合群星的指引重启时空门,想到这里,他难得的一次高声的笑出来啦——

云彩的?#27631;?#25513;盖住开阔的蓝天,他抬起睡意未消的眼皮,看到一个披着蓝袍的青年正关切地看着自己——“嗯?!”

他一个激灵翻过身,睡意顿消,“弈星?”他对着这个遇事几乎和自己一般淡定的人问道。

“嗯。”对方果然如他想的一般,只是微微地点了下头,“诸葛亮。”而且似乎?#20154;?#26356;加平淡。

“你知道?#19968;?#26469;这里?”孔明半眯着眼,头略微一偏,盯着弈星的眼睛问。

“是的,我能感受到来自魔界的波动,而你一直在最接近异界的稷下,你?#38553;?#20063;知道,并且应该比我更早。”弈星仍是平平地回答道,很难看出他情绪波动。

“所以你知道?#19968;?#26469;长安,然后凭借你更了解长安找到?#36965;?#26159;这样吧?”孔明没?#20154;?#35828;完,接着说道。

“的确如此,虽然我观星不如你,但也是不差的哦。?#34987;?#35828;到这里,他?#25104;?#38590;得浮现出一丝浅笑。

“我知道。”孔明揉揉疲乏的双眼,伸伸?#35010;?#20914;他一笑:“那你应该知道我要做什么喽?”

“这个……”弈星迟疑着看着他,终于还是摇摇头:“这个真不知道,我只敢?#38553;?#19968;定是与解决魔界波动有关的事。”

身披魔道的蓝色燕?#25165;?#30340;“小子”看?#27492;?#20877;瞭望一眼愈沉愈深的夕阳,?#25104;?#27867;着一层浮金似的霞光,笑而不语……

&/div>

万年尘封的苏醒 目送着最后一点阳光从视线里消失,天边的月牙将?#37326;?#30340;冰冷月光撒向这个?#27492;?#24179;静的世界。

“你是要?#24613;?#24320;始吗?”弈星目光如止水一般,平静地说,似乎没有丝毫即将见到“奇迹之门”的兴奋。

“嗯……”他含糊一声,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还能否完成整个?#26696;此鍘?#34892;动的全过程——但愿别到一半就不行喽,那也太丢面子啦。

?#26114;?#21628;……”又是一阵?#20137;?#30340;疾风吹过,令他顿时一阵?#36877;攏?#26159;的,他?#24613;?#37325;启这被遗忘的超智慧技术了,这是先祖为后人留下的最宝贵的财富……

“你后退。”他侧过头,疾风是他银蓝色的发丝在风中飘荡,此时的高雅异常突显,“安全为上”

弈星点点头,退到?#20137;?#20837;口,凝视着即将发生巨变的?#20137;ァ?/p> “嗡,嗡嗡……”他深呼吸一口带着暗香的空气之后,猛的咬紧牙关,开始汇聚起能量,这一次绝非前几次,所?#22836;?#20986;的能量更加强大,连站在?#20137;?#20837;口的弈星都能强烈的感受到来自?#20137;?#20013;央的能量波动,更别说正处于能量?#22836;?#20013;央的诸葛亮所承受的能量碰撞有多大喽……

要以能量碰撞能量的方?#20132;?#37266;?#20102;?#25968;万年之久的物体,自然要付出与之价值相对应的代价,而他也至多是能量透支而已,已经非常划算啦,想起过去?#20999;?#20026;创造奇迹而献出生命的先祖,这根本就只是小儿科的事情。

或许,哪天自己的名字?#19981;?#20986;现在关于时空门的知识上面,供后人学?#21834;?/p> 从体内涌出的超智慧能量不?#29486;?#20837;脚下的大地,而在他面前的地面?#24076;?#27491;逐渐浮现出一个矩形的蓝光?#21450;福?#19988;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发变蓝,也愈发蓝的深邃……

“是的,一定是的……”就在他飘飘欲仙,两眼开始放金花时,一股身后而来的能量突然将他环绕起来——“没用的,这是属于我们超智慧体独具的能量,是没有办法转化的。”

没有回答,环绕自己的光晕也没有减弱……

“唔,还是不行吗……”眼看摇摇?#20301;?#23601;将倒下去的时刻,天书无风自动,直指浩瀚星海,汇集起群星的光华,在以?#20137;?#20013;央为中心的整个?#20137;ァ罢ā?#24320;个异常之大的符文阵

“啊……”他感觉身体像在燃烧一般,火?#23849;?#30340;,但是,尽管是在这样的疼痛折磨之下,他仍旧分明的看到,面前那逐渐抬高,刻着密密符文的一扇无?#20154;?#22823;的门。

传说中的时空门,以智者的姿态俯视着整个长安,还有面前这两个毅气氛发的“小子”。

“扑通”随着整个时空门全部浮出,天书引导的另一部分星光同时抵达,直击时空门中央,将中间变化为一片不断鼓动的虚体,而他也应声倒地,昏死过去……

“嗞,嗞——”随着他磕上双眼,沿着符文阵的边界上又立起一个奇异的阵图——八阵图,而这个阵的出现就是为保护昏死状态中的智体,它将阻绝一切能够承受的攻击,直至智体苏醒……

“小亮……”八阵图外,青年的?#25104;?#28014;起一丝焦虑,或许还?#24615;?#30528;些黯然。

——而在长安的“无极峰”上所发生的一切,必然已经惊动所有栖息在长安的非凡之人……

好在,八阵图的精妙绝不容小觑,使?#20999;?#30053;通魔道的等闲之辈只有远处围观的份儿,否则的?#22467;?#37027;又将是场人境大乱喽……

&/div>

时空门的往事 ?#36877;?#25991; 浮在半空中的时空门,身为上古时期人类高度文明的智体产物,如今也早已被风霜所?#36136;矗?#26089;已褪去往事的光辉,变得无比的破旧。

作为人类探索时空穿梭的第一次尝试,它身上自然是包含那时的全人类智慧,虽然最后还是难逃失败,但也为今天的重生奠下坚实的基础,在无尽的?#21482;?#20013;,它见证了人类一代接一代的执着与信仰,这不得不令它震撼。

它没有生命,但是又是有生命的,至今我们仍旧无法给一个实物做出确切的判定,但是智体们相信,这是一件有生命的奇迹物体。

带着过去人们对掌握时空技术的畅想,随着尘封自己的泥土一起,它遇见的这位重启自己的青年,可能做梦也不会想到,他就是当年创造自己的智体后代。

或许它没有思维,但是作为一项伟大的技术,拥有?#19988;?#19982;简单智慧就已经足够啦。对于人们,它仍?#19978;?#20449;,这群?#27492;?#24369;小的生命,终究会创造出不仅仅是想自己这样的智体科技,而是整个世界……

是的,如今自己已经被重新唤醒,所具备的力量也已经回归,只等使用者来进行操作咯,只不过一时间它能感受到,将它唤醒的力量是那么的熟悉,好像是在哪遇见过一般……

人类,难道是再经磨难后重新崛起啦?它愿意相信,当然,这无疑也是源于对自己创造者的敬意与崇拜。

也是到该展现出人类的强大时候了,它守望着人类数万年的发展,而这种顽强的努力是绝不会被上天辜负的。

时间,人类进步最重要的就是时间,他?#20999;?#35201;去慢慢琢磨每一处值得学习的地方,而它不需要,它只需要履行好自己的职责——为人类探索献出勇于实验的力量,在它的世界里,时间这一人类最为重视的无形物相反是它思想中意识最为淡泊的部分……

上次突如其来的能源危机仍然没有击垮人类的探索精神,而这也是人类最为关注的话题——能源。

只要有能源与时间,似乎没有什么人类做不到的事情,他们无愧是世界的造物主。

——“勤?#25512;?#23454;的双手,创造属于永恒的奇迹。”

自己的新生,正是新一代人类发展的标志,他们虽说与以前科技文明相?#28982;?#21482;是一个待哺的婴儿,但据它所知,人类进步只会越来越快……

?#21543;?#39030;之下是新一代人类的建筑吗?”它以自己所拥有的,极其匮乏的单向思维想着,“他们一定会逐渐强大的……”

无穷的创造力,使人类屹立于世界的巅峰。

或许哪天,等人类更加?#21028;悖?#24615;能更好的时空门再问世时,自己恐怕就真的要长眠了吧……当然,它既期望,但又?#34892;?#30031;惧。

“不管怎么说,我是人类创造的,?#34164;?#24847;味着新生……”

“是啊,我该高?#30636;哦裕?#24212;该替人类兴奋唉……”

这不仅是智体的一次尝试,同时也是一次心灵的对接,当它看见人类矫健地进步,迈向成功时,尘封中仍“波澜起伏”的“门体?#34987;?#35768;就会正真结束焦虑,静如止水般的永久存在……

&/div>

澳洲幸运8开奖助手
河南快3开奖走势图今天 山西快乐10分视频开奖直播 龙王捕鱼机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60期 pk10如何判断出长龙 海南飞鱼彩票网上购买 爱彩乐陕西十一选五 足彩进球彩11113 餐饮做什么简单能赚钱的 jdb财神捕鱼坑